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剑泣我心
剑泣我心

天边一轮夕阳正在落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又有人说:残阳如血。总之,傍晚日落的一刻,纵然彩霞有万种风情,心底泛起的感觉总是淡淡的惆怅,谁都了解绚烂之后,天空将由苍白所代替。然而在那些人迹罕至荒郊野外,另一些人却痴迷与黄昏,傍晚,那种恐怖,那种刺激,那种血腥,仿佛是这些人生命的本色。一笔笔交易无时无刻不在进行,每一笔交易都是说一不二,无论哪一方面的人。交易的对象是人的生命,生命岂可讨价还价?如果你恨透了一个人,希望他离开世界,只要有足够的银子,雇一个杀手来解决这件事,恐怕是最简单的了:那人死于杀手倒下,与你名利无损,你也丝毫不必为这笔不光彩的交易耿怀在心,杀手只记钱,不记人,就算有一两个雇主留在脑海中,也绝不会吐半字。信用,在他们眼里比生命重要的多。杀手不计较名声如何,也不计较究竟欠下所少条生命,如果介意,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于是杀手也会被称为人为财死的小人。可无论如何,他们只做小人,不作伪君子。



??? ?? 伪君子是更卑鄙的小人,金钱,名义,地位,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一切的一切来自于不择手段;而杀手仅是不顾一切的追求金钱而已,他们的欲望总比伪君子少一点吧。世上的恩怨仇杀又岂可以悉数归咎于杀手,如果心胸能够博大一点,容得那个不可容的人在世上,便能少一些流血的惨剧和怨怨相报的江湖是非。可心总是狭隘的,于是仇恨先折磨自己,再折磨杀死别人。杀手这最好的工具,又岂会消失?最优秀的杀手应该具备的条件,除了好的身手之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冷酷。剪刀就是这样的人,他的脸上极少有喜怒哀乐,无情的人,总是让雇主们最放心的。他的手中有两把剑,他杀人的时候总是双剑合一,一下子斩断别人的喉咙,就像这个称号的另一个含义,便是这实在是一个可怕厉害的人。他虽然出手极为狠辣,却不给死者带来死前的痛苦,所以只要剪一次,就能极准确的剪断喉咙。或许被杀的人在茫然不觉的时候,命已经不再你手里了。他不会有死前的痛苦。死后的痛苦又有谁会知晓?剪刀和其它的杀手一样,银子无疑是极重要的,他的职业无非是将生命作赌注。唯一的嗜好便是赌,再潦倒,赌场则是必去的。他可以凭几百两苦心经营得到的银子顷刻间化为乌有而无动于衷,杀手生涯不过是押上自己的命,生命即为赌博,况生命之财乎?幸好,至今为止,他的命还未输掉。月黑风高夜,他便隐藏在某个角落,等待雇主和任务--但愿你没有什么事可以找他。滴血的黄昏,旷野,无风。剪刀按信鸽的信上的吩咐,来到了这一片坟地。四周静得可怕,他屏息地等待着,耳朵仔细地倾听。一丝动静,他腾身而起。一个浑身黑装的人,连脸也蒙着黑纱--一切都是不可知的,像一个没有希望的轮廓。剪刀的脸上毫无反应,他一点也不好奇对方是谁。「你依旧灵敏,具备杀手的条件,」



黑衣人的声音如此冷厉,「我已按中盯了你很久了。」



「我知道。」



一个淡淡的、毫无惊讶的回答反倒让黑衣人有些意外。「可是我要你杀的人你未必敢杀,也未毕杀得了。」



剪刀眼睛也不抬以下,平静的说:「谁?」



「一个月之内,让江南枫叶堂主司徒远消失!」



低低的声音,每一个字都浸透了怨恨。天空最后一抹余辉经过几番挣扎后,消失了。天空瞬时黯淡下来,这两个人也静止下来,安静的仿佛与既来的那一切搏杀毫无瓜葛。只有风卷残叶,在空旷的坟地上控诉无限的不平,其中死去的亡魂仿佛正在怨愤盯着这两个可怕的人。武林众人皆知十几年前威震武林的三叶堂的三个分堂,枫叶堂、桐叶堂、芦叶堂发生了一场火并,因为肖总堂主病逝,枫叶堂主司徒远,桐叶堂主司徒绝,芦叶堂主司徒渺都觊觎这把总交椅。于是自相残杀,损失惨重,其中的细节剪刀不甚明了。只知司徒绝和司徒渺联手也未打败大师兄司徒远,司徒绝当场毙命,司徒渺受伤后渺无踪迹。桐叶堂、芦叶堂惨遭灭门之灾,弟子死伤不计其数。从此,三叶堂这个名字在江湖上被枫叶堂代替,三司只剩一司,三叶只剩一叶,而且虽胜仍遭到很大打击,而司徒远几年来的苦心经营又使得枫叶堂在江湖上重振声威。单凭这点成就,就可断定司徒远不是好惹的。这笔买卖岂是好接的?剪刀沉思,深邃的目光可捕捉到一点--慎重。许久,凝固的空气终于被敲碎,剪刀伸出一个指头。黑衣人似乎送了一口气:「一千两虽然高了一些,但如果成功,我也不在乎这些。」



「我要的是一千金子。」



剪刀不示弱。「金子?」



黑衣人诧异了,「这未必不尽情理吧?」



「如果没有足够的筹码,我又为何要赌这一吧?」



黑衣人默默地看着剪刀:剪刀其实很年轻,很英俊,但杀人的生涯已经使他的脸上写满了沧桑,不再有真真正正的表情,这就是人在江湖的悲哀么?「如果你没必都要价那么高,那你一生只要杀一个人,酬金就可以让你过几十年,又何必作杀人的工具?」



「我愿意!」



剪刀不以为然的答道。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开始为了银子,而现在更为了那种赌的感觉,很过瘾,很刺激,当然也很危险。剪刀喜欢赌,一个连命都敢赌的人是无畏的,可是这一次他真的没有把握。不得不承认,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赌一些东西,可如果你只有50%的赢的希望,奉劝你不要去赌,为了剩下的50%。剪刀知道这次的胜算只在一半,他不该赌,但赌的诱惑实在太大了。黑衣人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一千金就一千金,一个月后,事情办妥,我还在此时此地等你。」



又接着说:「从此以后,你的下半生便不愁了。」



「我的生活方式不劳阁下费心,我倒觉得你现在像一个女人一样爱唠叨。」



剪刀不耐烦起来。黑衣人并未介意:「我该走了,记得你有一次很好的出手机会,廿三司徒要去大佛寺进香,不会带很多收下,这比硬闯方便……」



声音愈来愈小,剪刀猛然发现黑衣人已踪迹不见,只有那段话绕在耳边。坟地里笼罩着沉闷,望着手中的双剑,剪刀知道,自己又要面临一个崭新的赌局。他大步走出坟地,首先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坟地又开始空无一人。司徒远决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枫叶堂的崛起的确归功于他的才能和本领。传言他的武功神秘莫测,有人说他练过西域的幻影流星掌,但从没有一个确实的说法可以形容出他武功的深浅,这个人不愿轻易露出真本领。不露声色的人往往具有很大的潜力,也是最难对付的,年轻人气盛,总喜欢显露自己的长处,可显露优点的同时,不足也暴露无遗。他的底细就被摸得一清二楚。十年前,司徒远也是年轻人,可他的思维的确比同龄人周密,比起两个骄傲的的师弟,他谨慎到别人找不到一丝长处,却也不露一点破绽,人们谈论三叶堂时,似乎只记得二司,沉默的大师兄总被遗忘。被人遗忘也未见是坏事,身上没有压力,做事更加自由,难怪能在「三国大战」中一鸣惊人。然而一切一切都是这样辩证,理智的人烦恼又比旁人多一层。人们若多一分痴愚,便多一份安心。这句话似乎又是说给愚人听的,被人玩弄于股掌,你愿还是我愿?他有一个温柔的妻子,多年来也帮了他不少忙.



?????? 枫叶堂的弟子很少看到师母笑,她总是的那么平静的说话,忍俊不禁的事,师母也是微微的翘一翘嘴角,仿佛身在桃源之外。这就是深沉的司徒远和他的家,他似乎很快乐。人是不该回忆往事的,若往日呼风唤雨的威风难免今不如昔,富贵烟云的感慨。若苦尽甘来,昔日的噩梦一场又是多么不值得。人无论在什么处境中,都应该有向前看的勇气,从过去的岁月中走出来,哪怕是爬出来。司徒远却做不到,十年前的恩怨,难道可以轻易抹煞?义接金兰的兄弟死于自己刀下,难道问心无愧?然而更多的,是不可名状的恐慌。司徒渺之今生死未卜,受伤逃跑之际曾恶狠狠地警告他:「我把伤养好了,先不会找你报仇,我要去东瀛学武,十年后我有了足够的把握,一定会来找你这位『仁义』大师兄……」



司徒渺经历这个教训之后,的确聪明。他知道自己锋芒太盛,才招致祸端,他已将司徒远的「忍」学会了,然而,这却要司徒远在恐慌中面对那看不见的敌人用上10年!每年九月廿三,他总要到佛寺求神佛保佑,这个平常的日子与他有特殊的意义。就是这个日子,自己的九解连环宝刀砍下了司徒绝的脑袋,差点司徒渺也难以幸免。这是第十年了,他若是大难不死,一定会找他报仇的,他将如何面对?要是司徒远死了多好!可是这只是他心中多年的渺望,悔当日没有尽力追一把,而留下未知的祸患。江南独特的园林建筑。庭院深深深几许?一段呜咽的的箫音荡在枫叶如火的秋风中,箫音中的心事却永远解不开。伴着缠绵的箫音,司徒远仿佛暂时轻松了许多。去过九曲石径,竹亭上三个字「忘水轩」。除了夫人之外,还会有谁在这里有一番独特的情致吹萧?「怜娘,你的技艺又精进了。」



「相公,我还不是日复一日的无所事事吗?」



怜娘转过头,神色和箫音的境界一样,堪为忧愁,「日子过得太快,相公的白发又多了。」



司徒远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周围的红枫,如火如荼的色彩曾属于最耀目的青春,而与他,仿佛血腥若隐若现。他喃喃自语:「这是第十年,如果他再不来,便永远不会来了。如果他来了,那只有两种可能:他死或我亡。今年的廿三过了后就是整整的十年……」



司徒渺的话烙印在心,他深知师弟的禀性,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会放弃,他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怜娘眼光一闪,上前安慰:「或许他早就死了,就算活着,十年前能伤他,十年后难道不能?」



「伤一个人未必取得他性命,如果精神备受折磨,便是最严厉的惩罚了!」



司徒远若有所思:「如果他重现江湖,首先做的便是伤我的心,他可以让我片刻间名誉扫地,让枫叶堂声名狼藉,难道还有比此更可怕的吗?」

怜娘幽幽一叹:「早知如此,当初何必相互伤害呢?」





司徒远望着怜娘秋水般的眼睛,说:「如果不是先下手为强,死的便是我,你是不是怨我太狠?」



怜娘一把扑入司徒远的怀中,眼泪无声地流淌,无限的感伤立时发泄出来。司徒远手掌伸进怜娘胯间,她感到一阵异样刺激的感觉,玉雪粉臀微微一摆!司徒远把她衣裤脱去後,分开怜娘玉腿,仔细览看她的胯间……阴户疏疏几根阴毛,延贯下去,胯下夹了二瓣嫩白柔软的阴唇,肥厚的阴唇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中,隐现出一颗嫩红的阴核。司徒远再用手指拨开阴唇,里面肉色殷红,殷红的肉膜上,还含着滴滴粘液。怜娘娇羞满面,「哦!哦!」



婉声轻啼不已!司徒远的手指轻轻滑进怜娘胯间的阴户缝里,食指顺着塞进阴道时,里面紧紧窄窄、滑润润热烘烘的,一股游电似的快感,从手指贯一直流到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处……司徒远周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涌般的注向下体,一股自然的趋向,司徒远那根玉茎阳具,直挺起来。怜娘的阴户洞里,给司徒远手指的逗弄,顿时混身奇趐、奇痒,阴道里感到丝丝的痛,趐趐的痒,不由得玉股微微晃摆了几下。脸上羞答答的鲜红,向司徒远飘过一眼,轻轻的婉声断续道∶「公子爷,怜娘下面又痒……又痛……怪难受的……」



司徒远没有回答,将首俯下,朝怜娘的粉脸上,似落雨狂吻,接着又吻在她那二片火辣辣的樱唇上。司徒远的阳具,似铁棒般从裤里挺出来,撞在她的玉股边沿。怜娘春情撩起,欲火焚体,顾不到少女的矜持,纤手把司徒远裤腰带解开,柔绵绵的玉掌,从他裤腰处,摸进司徒远胯间,怜娘的纤指把司徒远火辣辣的阳具,紧紧握住。司徒远俯首到怜娘胸前,用嘴将她处女结实弹性的玉乳含住,又用舌尖舐吻她的玉乳顶的尖点……怜娘撩起一股无法言状的趐痒,赤裸的娇躯,禁不住又是一阵抖颤……「哎唷……公子爷……你别这样好吗……怜娘难受的紧……」



玉掌紧握中的阳具,慢慢的替他翻起包皮,露出龟头,纤手一进一出的替他抽送。司徒远手指儿塞进怜娘阴道里,快慢的抽送,一面又摸着怜娘阴道口沿的阴核儿……滑粘粘的淫水,从阴道里滴滴的泛滥出来。怜娘偎在司徒远的胸前,柔绵绵轻声,道∶「公子爷,你也把衣裤脱了……这样怪热的……」



说着纤手放下紧握的阳具,替司徒远解脱裤子……司徒远赤身裸体,无形中,露出了男性肉体的美点,怜娘朝他看了一眼,速把粉脸又垂落下来。怜娘热热的粉脸,贴在司徒远耳沿道∶「公子爷,咱们上床去玩,好吧?」



司徒远「哦!」一声,双手把怜娘抱到床上……怜娘自动把赤裸的娇躯,面天仰卧,两条玉腿拨得大开。司徒远迷惑站在床前……看着这个一丝不挂,赤身露体的娇娘。怜娘粉脸赤红,秀目流波,见司徒远直挺了阳具,站在床前直看自己,不由得樱唇一泯,妩媚一笑,轻声道∶「公子爷,上床吧!」



司徒远「哦!」的一声,似乎苏醒过来,腾身上床。怜娘舒伸玉臂,把司徒远环颈搂住,把他重压在自己身上,把嫩舌塞进司徒远嘴里。司徒远挺起的阳具,刚好插进怜娘玉腿中间,怜娘玉腿一挟,把阳具夹在胯间。歇了半响,司徒远哼了一声,道∶「怜娘,你把两腿分开。」



怜娘「唔!」的一声,立刻将玉腿伸得像大字般的分开。司徒远一手摸进怜娘胯间,用手指轻轻翻开阴唇,食指塞进阴道里,进进出出的抽送。怜娘秀眸微启,朝司徒远白了一眼,柔软无力的道∶「公子爷,你手指在怜娘下面这样抽送怜娘痛得很,痒得少……」



司徒远听了一楞,道∶「哦!怜娘,手指儿怎麽样动,你才会感到痛快!」怜娘小脸儿红红,「吃!吃!」的一阵羞态无状的娇笑,轻声道∶「要这样子,才痛快……」



说到这里,怜娘羞得把手紧紧将脸掩住。司徒远笑了道∶「哦!要这样挖,你才痛快……」



司徒远照怜娘所说,弯了弯食指,在阴道里挖弄抽送,磨擦阴道沿的一颗阴核。怜娘柔腰抖颤,玉股急摆,嘴里一阵的「唔!唔!」



婉声娇啼,阴道淫水泊泊流下。司徒远一边玩弄,一边异的问道∶「怜娘,怎麽会知道?」



怜娘「格!格!」一阵娇笑,玉掌又把司徒远阳具紧紧握住,媚态横溢道∶「有时下面痒得难受的时候,就偷偷一个人在房中自已玩一下……」



说到这里,已羞答答讲不下去。突然间,怜娘玉腿向内夹,「哎唷哎唷!」的娇啼,玉股上挺,一阵晃动,一手把司徒远挺起的阳具紧紧捏住,阴道里像缺堤洪水似的涌出一股淫水。「哎唷!公子爷,怜娘下面水给你弄出来了……哎唷……痒得难受。」



怜娘情不自禁,一阵婉声娇啼……司徒远阳具被怜娘软绵绵的玉掌,紧紧握住,刺激得欲火如焚,跃身跨上怜娘赤裸的娇躯,挺起的阳具,对准弓怜娘的桃花洞猛塞进去。怜娘又是一阵娇啼,道∶「爷!轻一点……下面小的紧……哎唷……痛!」



「滋!」的声中,阳具随着润滑滑的粘液,塞进怜娘阴道中!怜娘芳龄十八,初经人道,蓬门凿开之际感到一阵激痛!司徒远一手搂住怜娘粉颈,张嘴吻她的嘴唇,一手搓磨捏她结实浑圆的少女玉乳……阳具猛力抽送,火辣辣的龟头,点点撞进花心。怜娘玉股掀动,哼声不已!阳具塞进阴道底处,怜娘一阵肤裂肉裂的激痛,抽出来时,混身酸麻趐痒,才稍稍松了一口气。司徒远火辣辣的阳具,一阵子急抽猛送,经过一个时辰,阴道四周的肉膜,已是淫液淋漓,滑润润的伸缩如意。阵阵的激痛,已化成丝丝的趐痒。突然间,怜娘玉臂把司徒远紧紧搂住,柔腰抖颤,玉股急摆,顶住了司徒远塞进的阳具。「哎唷……爷……怜娘受不了了,酸痒……哎唷……下面水出来了啦……」



司徒远陡然感到怜娘的娇躯一阵抖颤,阳具已被阴道肉膜紧箍住,一阵热溜溜的淫水,烫得龟头一阵火热。怜娘玉掌紧贴着司徒远的大臀上,娇喘绵绵的道∶「公子爷,你的玉棒在怜娘的洞里,先不要动好吗,歇一会儿再玩。」



司徒远亦感到有些累,就伏扑在怜娘赤裸裸的胴体上,一根火辣辣的肉棍,像生了根似的插在怜娘阴道里。怜娘初次尝到情的真正快感,少女的热情,纤手捧司徒远的脸,一阵「啧!啧!啧!」雨落似的狂吻。司徒远吮吻着她的粉脸儿,道∶「怜娘,我阳具还没有出来,怪难受的!」



怜娘媚笑着说∶「少爷你别慌,待一会儿,怜娘和你换一套式子玩玩,会更有味。」



司徒远异的问∶「这些事怎麽学的,是谁教你的?」



怜娘一笑,道∶「没有人教,就学会了!」



司徒远纳罕不已,心道∶「天下还有这等怪事,对床第之事,还有学的。」



就笑了问道∶「怜娘,你从十四 岁学到现在,学会了几套,能做出来给我看看?」



怜娘听得粉脸一阵娇羞,轻声的道∶「有四、五套怜娘都会,就怕你公子爷吃不消哩!」



说到下面,怜娘纤手掩脸,「唔!唔!」的娇笑起来。司徒远听不由高兴起来,伸手把怜娘柔腰紧紧搂住,在她粉颊上亲了一下,道∶「怜娘,宝贝儿,你好好的侍候我!」



「公子爷,怜娘替公子爷您做牛马亦成。」



说着,叫司徒远拔出自已阴道里的阳具,向司徒远道∶「公子爷,你朝天躺着,让怜娘替你玩……」



司徒远听怜娘说,只得仰天躺下,一根火辣辣的阳具,已像根旗杆似的,直竖起来。怜娘蹲了玉腿,臻首粉颈,藏进司徒远胯间,嫩白肥圆的玉臀,高高翘起。怜娘低头,张开樱桃小嘴,一口把司徒远的阳具龟头含住,阳具进入樱口,已塞得满满的一嘴。怜娘翻动丁香嫩舌,一阵子的吮舐龟头上的马眼。司徒远感到一阵奇痒,从丹田冒起,混身顿时一阵瘫痪趐麻,说不出的一种快感。这时怜娘的肥白玉臀,拨开粉腿蹲了下来,已翘得甚高,正朝司徒远一面。司徒远仰天半依躺下,就伸手玩弄怜娘的粉臀玉股,手摸进她的胯里,只见她胯间玉股的二瓣肉唇,微微裂开一缝,手指翻开肉唇,红红的肉膜上,一片湿粘淋淋。司徒远食指塞进阴道缝,肉膜把手指紧紧裹住,阴道底口,一阵张合吸收,怜娘玉股摇摆,嘴里含了阳具,鼻子里缕缕「哼!」声不已。不多时,阴道口处粘液滴滴流下,直洒得司徒远一身。怜娘樱嘴吐出阳具,向司徒远撒娇婉啼的道∶「公子爷,你怎麽捉弄人……怜娘不来了,你还没有出来,怜娘的下面又给您弄出来了。」



司徒远俊脸红红,笑着看着怜娘,说不出话来。怜娘笑了下,道∶「公子爷,你躺着,怜娘再来跟你玩一套。」



说着摆动赤裸裸的娇躯,翘起玉腿,跨在司徒远腰下,玉腿左右尽量拨大,又用纤指剥开自己阴唇,阴唇中细缝一道,顿时成了一个肉洞,把司徒远挺起的阳具,「滋!」的一声,塞进阴道。怜娘摆动娇躯玉股,顿时也跟着抽动起来。怜娘玉股往下一坐时,火辣辣的龟头,尽根插进深处,点点打在花心,撩起一股迷惘情不自禁的娇态。赤裸的娇躯,一起一坐,晃摆之际,胴体的每一块嫩肉都在抖动。司徒远一手抚摸她细嫩的玉腿,另一只手搅了她盈盈一握的三寸金莲,细细的玩弄。怜娘玉股粉臀坐下之际司徒远小腹一挺,火辣辣的龟头,撞上花心……各色的水,黄的、白的,殷殷微红的,粘粘的水,从怜娘的胯间阴道缝里,泊泊不绝的流下来……司徒远的阴毛上,胯臀间,溅得一片淋漓……司徒远用褥衾,垫在背後,把身子微微躺起,见怜娘套着自己阳具的阴户,活像一只小嘴,红红的阴唇,一翻一塞之际,正若樱口二片嘴唇。怜娘正如醉似痴,激情销魂之时,见司徒远楞了眼看着自己下体,粉脸儿一阵赤红,媚态横溢,娇喘呼呼的道∶「爷……亲哥哥……这样子你感到舒服吗?怜娘下面又……又要出来啦……」



说到这里,玉臀摆动,一阵子猛插、急抽……司徒远已感到浑身趐痒,卜身小腹处,隐隐地撩起一股异样的快感,正像有东西,要从阳具里面涌出来。「哎唷……怜娘……妹妹……我下面精……出来了,快紧搂了我……」



司徒远混身趐麻,酸痒澈骨,小腹急挺!就在这时,怜娘亦是一声婉啼娇呼,凝嫩如雪的玉体,和身向司徒远扑上怜娘玉臂紧搂了司徒远颈项,粉腿挟紧,玉股猛朝下面挫下。司徒远二手也紧按了怜娘的粉臀,龟头顶住花心,阳精泊泊,直往阴道里射去!歇了半响,司徒远从阴道里拔出阳具,已是湿粘粘的一片淋漓,怜娘赤裸着娇躯,不穿衣裤跳下床去,拿了巾布,把司徒远阳具,细细的擦乾净。「爷!你也有点累了,让怜娘搂了你睡一下吗,待会儿,怜娘再伴你玩。」



?????? 怜娘说毕,把司徒远紧搂进趐胸玉怀里。一对恋鸾,交腿叠股,朦胧睡去。忘水轩,忘却繁华如烟如水,此境何处寻?九月二三,枫叶入火,大佛寺中,香烟袅袅。司徒远带着一干弟子,准备去城南的大佛寺烧香问卜,他正匆忙地张罗时,忽听女人细碎的脚步声。「堂主,不好了,夫人突然胸口疼得厉害,您去看看吧!」



说话的是怜娘的贴身丫环秋妍。司徒远一惊,随秋妍进入内室,床榻上躺着音容憔悴的夫人。「你得了什么病,怜娘?」



他急忙上前。「还不是旧病复发,相公,恐怕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



怜娘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要保重自己,我……」



「又胡思乱想了,秋妍,夫人服过药了么?」



「夫人的药正在煎呢!」



秋妍在一旁答道。司徒远抚摸着夫人的头,轻轻的,不乏温存的说「药喝下去,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的!」



门外传来催促的声音:「堂主,一切都准备好了。」



司徒远叹了口气:「好了,我要走了,我一定要早些回来!」



他犹豫起身,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时,床上的爱妻忽然娇唤:「相公!」



他转过头来,却见怜娘眼眶里充满泪水,仿佛有无尽的言语不知语从何起。他只得说:「我会小心的。」



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自己不也一直这样的担心么?「我等你……」



怜娘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转过头去,再也没有人看到她的表情。难道是一个离别的场面?为什么她如此得伤心?也许,女人太容易滥情了。不过,容易滥情毕竟还是纯真。当一个人没有真正的表情时,才是真正的悲哀。路上的司徒远似乎添加了一份新愁,为怜娘的病。同时又要时时提高警惕,这些年来虽然闯出一些名声,也树了不少对头,人还是小心一点为妙。佛寺坐落在远离喧嚣闹市的地方,当然如果你心诚,总会不远千里的赶来,诉说你的虔诚和忏意。大路的两旁是一片青竹林,满山遍野的一片绿,佛寺便藏在浓荫之中。「到了!」



司徒远对弟子说着,眼前已经出现一座寺庙。「周通,叶天,不要忘了一向的规矩,佛寺是清静之所,切不可造次。」



「是,堂主。」



他的两个弟子应道。「司徒施主又来了,老衲已将香烛等准备妥当!」



走进寺中,迎面踱来一位老僧,白须飘荡在胸前,一派仙翁的气度。「玄明长老,多日不见,益发精神了!」



司徒远拱了拱手,道,「司徒这次来就是祈求平安的,让长老费心了。」



玄明长老口念佛号:「阿弥陀佛,依老衲来看,施主今日是走不了了,又何来平安?」



「司徒不解长老所言,愿长老指点。」



玄明长老没有答话,只是双手合十,口念佛号:「阿弥陀佛。」



司徒远虽是满心疑惑,但他知道这个老和尚有极高的资质,却从不肯露一点天机,难道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事会发生?司徒渺究竟在哪里?他跟在长老后面,隐隐地感到一股杀气。然而他还是拜在神佛前,祈求神佛的庇护。当然他自己也知道,如果真的要发生什么事情,神佛只是一做普通的铜像,可他还要拜佛,以求心安。香烟渐渐浓了,整个佛殿中都弥漫着单单的香火味,烟雾轻轻腾起,随风偶尔打几个卷,幽幽的,又似佳人舞袖一般捉摸不定。玄明在一旁说道:「事事如烟云,名利无边,若无追名逐利之心,何来心惊胆战之忧?阿弥陀佛。」



无意或有意,司徒听得出话出有因,转头,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问:「如今又当如何呢?」



「无非是顺其自然,就像这天,一会就大雨如注了!」



司徒远向外望去,天阴沉沉的,骤然间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堂主,雨下得好大,山下象发洪水一样,马车也过不去了,绕道走今天是赶不回枫叶堂了。」



周通气喘吁吁的进来,说:「只有明早一早启程了。」



「看来你们今天果真走不了了,不过寺中还有房屋可以供诸位休息。」



「大师果然神机妙算,只好打扰一夜。」



司徒远尽管心急如焚,但也无计可施,「不过,刚才那句顺其自然远还是不懂,大师既然料事如神,为何不能告诉我应付的方法呢?」



「你若能正日修身养性,夜夜默念我佛慈悲,自然懂得何谓顺其自然,阿弥陀佛,施主勿需多问,事事多变,往往始料不及,施主珍重,老衲要去主持功课了。」



夜深沉,雨滂沱,心念动,意蹉跎。江南的雨怎么会有如此的气魄?竟能将堂堂司徒远困在佛寺之中,怜娘究竟怎么样了?天意为何弄人?雨中又藏着多少可怕的事,透过无边的夜漫漫,仿佛每一滴雨花射落就是一直利箭,将人的心射穿,四分五裂。江南的雨,如此让人心碎,绵绵不绝的雨丝仿佛能浇天下所有的热情,所有的野心,他忽然觉得十年前如果同样是个雨天,他也许会退却,会心软,因为这样的情景,胜又如何?恍然他发现自己,司徒绝、司徒渺其实在这场火拼中谁都没有赢,原来胜同样是可悲、寂寞的。雨还是沥沥地下着。是一把长剑,不是雨花!司徒远从冥想中立即走出来,该来的终于来了,刹那间脑中翻过无数往事,又仿佛得到一种解脱。十年了,他毕竟还是艰难地活了下来,心中滋味不是喜是忧。他一个翻身,挡过这一剑,定身关瞧对面那个黑影,黑影双脚叉开像一把剪刀。「渺,没有想到你这么沉得住手,真的等到十年后的今天,寺中不是方便之处,到寺外去。」



「好,寺中的确不适合杀人!」



黑影的语调冷冰得让人无法接受。转眼两人来到青竹林中,雨还是凄凄地下着,噼噼啪啪,每一下都打在司徒远的心上,没有想到司徒渺的身形如此迅急,不禁有些胆寒。这一仗在所难免,高手相争,输了气势,有可能会输掉一争盘棋的。他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十年基业,不能轻易放弃。「你果然要杀我,有这个自信么?」



不等司徒远把话讲完,黑衣人早已举起双剑,再次向他刺去,剑无情,慢慢长夜,风何时停了?「难道你连话也不肯说?」



司徒远瞪大眼睛,「你总是有话要说,说完了决战也不迟。」





「我不是来决战的,是来杀人的。」



黑衣人的剑又走空,双剑再起,仿佛是一个无形的网。司徒远举起九解连环刀,轻易得化解这一招,同时发现眼前这个人很年轻,根本不是久违的师弟。那双剑,让他忽然想到那个有名的杀手。「你就是剪刀?」



「那并不重要!」



司徒远终于恢复了应有的平静,冷笑着说:「你的剑法太嫩了,剑招却这么霸道,一个人太骄傲是没有好结果的。再说,你也不是我要等的人。」「可你是!」



剪刀身轻如燕,司徒远不甘示弱,好不容易又这样一个对手,可以激烈的打一场。两个人,两兵器,转眼就化作一阵旋风,什么也看不清了。只有风声再起,雨也更大了,没有人能听得见他们,没有人能意识到他们的存在,他们已经被黑夜包围,他们已经溶入此风此雨之间。刀光如电剑似针。他们中只能活一个,唯有拼命,唯有尽自己最大所能,才能尽量让自己不受伤害,而那最大的所能,又是日月修炼而成的,决非一朝一夕。高手无所谓高,只是他们付出的比常人多,而且乐意艰苦地付出。可如果两个高手相争,赌的可能不是修炼而是一种偶然,生命中多少是偶然构成的。成败由偶然来决定,本是生命的一种残酷的规则。剪刀不知手臂上的血痕是怎样被划上的,鲜血顺势流到长剑上,是剑之泪,也是心之泪。司徒远同样气喘吁吁,不过语气中洋溢着得意:「年轻人,你输了!」



剪刀举起长剑,伤口又一次剧烈的疼痛,「我是杀手,杀手眼中只有生死没有胜负!」



「你是个优秀的杀手,我知道我问你是谁雇你来的,你一定不会说,可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否活得安康。」



「也许。」



剪刀使命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不得不又一次举起双剑,只可惜它的精神已经散了,就像人的心志散了,已经没有斗志了。司徒远镇定了许多,他微笑的操起凶狠的九解连环刀。刀比剑快。剪刀又一次倒下了,他再也握不起剑。司徒远则再他面前炫耀自己闪闪的刀,「剪刀的确是厉害,可惜你的剑法太不实际了。」



他在剪刀身上撕下片衣服,开始擦他的刀。「或许本来死得是我,只因为你想潇洒地给我一剑致命,而放过很好的机会。」



他凑上前去,「杀手是崇尚实际的,不能浪漫哦!」



「动手吧,」



剪刀的眼前呆滞,又似隐藏杀机。这一次,他赌输了,他应该后悔这趟生意的。可是他没有,既然输,就要勇敢的承担失败的后果,即使是最宝贵的生命,那时男儿本色。司徒远叹了口气:「其实你本是汉子,这年头,像你这样干脆的人并不多,今天我不能杀人,尤其是用刀。」



「你不杀我,只要有机会我还会取你性命的,杀手从来不记恩惠……」



「哈哈,你?不会有机会了。」



「为什么……」



「你现在等于已经死了,不是吗?」



司徒远冷冷的说,随即消失竹林尽头。雨停了,夜却更黑暗,同时伴着哀伤。剪刀躺在地上,象是受了极大的耻辱,哀莫大于心死。从未失手的他,竟遭受前所未有的惨败,在别人的刀头之下留下一条性命,还有伤人的言语无情地灼烧他,煎熬他,那颗孤傲的心在流血……从前他剑下的冤魂是不是也很痛苦?手臂上,胸口上的鲜血不断涌出,他感到周身上下已经被鲜血染红,渐渐的,一切都麻木了。也许很快他就会死的。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司徒远压抑的心情终于被胜利而改变,他就这样笑着,忽然热血上涌,喷出一口鲜血。他自己也下了一跳。原来此番恶战之后,同样殚精力竭。看似赢了,输的一面,只不过不被人知而已。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对手很强而气短,说不定对手凌厉的攻势背后,掩藏的是虚弱的本质,或许再坚持一会儿,胜负的决定就可以改变。在任何时候,都不要轻言放弃,这是做人的原则。司徒才发现剪刀是个厉害的人物,若内力再深厚一点,自己比死无疑,如果再斗一次,输赢的几率应该是百分之五十。脚下的步子开始散乱起来,也就在此刻,一支飞镖不知从何处而来,直刺他的心窝。他脑海中山过无数念头,这会真正体会到害怕了,他很勉强地让过这一镖,近乎疯狂地在林中直嚷:「谁,滚出来!」



黑夜里什么也看不见,只听的勾人魂魄的笑声,司徒远无力挣脱,他用双手捂住耳朵,向竹林中的佛寺疾走。眼见佛寺出现在眼前,他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爬不起来了。他方才明白司徒渺先让一个杀手和他斗,即使不成也可消耗它的体力,然而他亲自出面,就可以以逸待劳。好狠毒的用心。那笑声越来越近,它的骨头好像被抽出来一样。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清凉的声音:「阿弥托佛。」



如烈焰中的一股清泉,耳边顿觉清爽。玄明大师手执拂尘,随意地挥舞,浪笑声却渐渐低下去。「大师!」



司徒远无力地喊了一句。玄名双手合十,念道:「我佛慈悲,普渡众生,施主,忘字心头绕,往事尽勾销,阿弥托佛。」



一下子声息全无,玄明将受伤了的司徒远带回佛寺。他看着司徒远的脸色,摇摇头,道:「你受内伤,且让老纳助你恢复吧!」



弹房中,玄明大师的双手握住司徒远的肩部,他的指逢间渗出袅袅轻烟,同时,司徒远的脸色也由青变红。禅房烛光明亮,是一个顿悟平生的好地方。司徒恢复过来,第一句话自然是感谢玄明大师。玄明二目如电:「你是不是又杀人了?」



「不!」



「那么是动过杀机了?」



「我……是。」



司徒远吞吞吐吐地说:「不过,不和他拼命,死的是我。」



那么现在那个人呢?「大概还在竹林里,我也不知道。」



玄明沉默了一会儿,念到:「善哉善哉,施主又多一条罪孽,以后便要看你的造化了。」



司徒远无可奈何的说:「该来得不来,不该来的来,以后究竟怎么样呢?」



「该来的已经来了,可其实谁都不该来的。」



难道竹林中浪笑的神秘人真是师弟?刹那间他就感到毛骨悚然,不仅问道:「大师可否明视?」



玄明却无关紧要的道了一句:「施主与老衲有缘,他日悟透禅机,必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还是早些休息吧。」



司徒远只得回房去了,自然无法安心入睡,他反复的想,雇剪刀来的神秘人是不是司徒渺?这一夜,没有等到应该等而不想等的人。太阳终于出来了,一切雨过天晴,司徒远早早起身,和玄明大师道别之后,带着众弟子回枫叶堂,来路的积水还没有引退,只得绕道回去。他一路思量玄明的禅机,一面又担心娇妻的染恙,实在心急火燎。这一趟,旅程心惊肉跳。刚到家门口,秋妍却急急的跑出来,说:「堂主,怎么现在才回来,夫人昨天晚上失踪了。」



「什么,她怎么回事?」



疲惫的司徒远神经又为之一紧。「奴婢也不太清楚,昨晚夫人的病倒是好些了,喝了药早早睡了。可今天一早,窗开了,夫人踪迹皆无,被褥也是凉的,好像被人掳去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