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仙童揭秘自献身
仙童揭秘自献身

大唐军队在西凉城中休养生息等待朝廷的命令。每日都在排兵布阵的*练。



薛刚却在几个妇人之中如鱼得水终日里的寻欢作乐。



这一天晚上薛刚来到母亲的房中,一进屋就看到父亲薛丁山正坐在屋中和母亲聊天。



心中一阵失落,同母亲偷欢作乐的乱伦的兴奋一下子跌到谷地。



只好满怀失望的上前请安。



薛丁山满脸严肃的对薛刚道:“你坐下,你说你都这么大了怎么整天的游手好闲不知道读书、练武将来怎么为国家效力,以后不准这样了听到没有。”



薛刚只有点头听训,樊梨花看着同自己有亲密关系的儿子那个窘样心疼的道:“好了,儿子他知道错了,你就不要怪罪他了,他以后注意就是了,你也别总说他了,你不是说要去和将军们议事吗!快去吧,要不将军们都等急了。”



薛丁山无奈的摇摇头到:“你呀!你呀!就知道护着他,好我不说了,那我走了”说完向房外走去,薛刚一见心中大乐急忙起身道:“父亲慢走,刚儿知道以后用功了”薛丁山一听满意的点点头走出了房间渐渐的远去了。



薛刚走到母亲的身后,从后面抱住母亲纤细的腰肢,大胆的用手握住母亲丰满的挺拔的乳房并且搓揉起来同时下体肿胀的肉棒在母亲浑圆的肥臀上顶着磨动,樊梨花满脸娇媚、气息粗浊的道;“刚儿,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插入你淫荡的妈妈的骚穴中了。”



丰满的肥臀扭动了几下,摩擦儿子的大肉棒,薛刚双手用力的揉搓妈妈丰满的双乳说道:“妈妈你太性感了每一次看见你,我的大鸡巴都硬硬的好想狠狠的*你”



双手解开母亲的衣服用力的捏弄乳房,乳房在薛刚的手中变形,从手指缝中冒出柔软的乳肉,强烈的快感使樊梨花身体如同火一般的燃烧,扭动身体发出哼声虽然同儿子做过那么多次了但那种违背禁忌的乱伦的刺激感却使她每一次都兴奋不已薛刚的右手慢慢的往妈妈的小腹摸下去,滑过下腹部滑入妈妈的三角地带刹那间妈妈整个毛茸茸的阴穴都落在薛刚的手中。



啊,原来樊梨花根本没有穿内裤,薛刚狠狠的揉搓了一下妈妈湿润的阴穴,手指揉搓着妈妈的阴唇道:



“好个淫贱的妈妈,连内裤都不穿,是不是等儿子来*你啊?”樊梨花因乱伦的刺激所引发高涨的欲火已经使阴穴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浓密的阴毛及阴穴早就湿淋淋的了,薛刚用手指拨开湿透的阴穴,摸索着充满淫水的阴唇,手指头探进阴唇在阴道口来回的刮着。



樊梨花只觉得自己的小穴深处骚痒难当,一股热流缓缓的流出,双腿尽量的张开,薛刚立即把手指插入湿热的快沸腾的骚穴洞里去,中指、食指插入妈妈火热的屄里后毫不费力的就一入,手关节顶到长满阴毛的阴阜刺激的樊梨花兴奋的呻吟不已:



“哦...好儿子...乖儿子...用你的手指干妈...妈妈的淫穴...啊...妈妈是个淫贱的女人...妈妈喜欢和儿子乱伦...啊...啊...”



樊梨花淫荡的不断的扭动肥臀迎合儿子的手指同时缩紧洞口,洞里已经湿淋淋,溢出来的蜜汁流到大腿上滴到地上。



薛刚更用力的抱紧妈妈,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抽插左手继续用力揉搓乳房。



“哦...啊...对...用力抓...用力抓揉妈妈的乳房...把妈妈的乳房掐破...啊...插妈妈的淫屄...哦...你的手插...插的妈妈好爽...在用力插...啊..乖儿子...亲儿子...啊...用力插...快...快...用你的手指插干妈妈...淫荡的骚屄...”



樊梨花媚眼如丝不时的回头同儿子激烈的亲吻,头发散了开来,疯狂的摇摆着肥臀右手伸进儿子的裤中握住坚硬的大鸡巴不断的上下套弄不时的翘起脚来或向下收缩拼命的开始扭动肥臀,一边把脸凑到儿子的面前,他们的嘴唇吻在一起,舌头相互热烈的交缠起来同时丰满的肥臀不住的摩擦薛刚的大鸡巴刺激的薛刚叫道:



“妈妈...我受不了了...我要...要干你....快...快让我的大鸡巴干你吧...”两人互相抚摩。



边吻边向屋里走去。樊梨花仍不停的套弄儿子的大鸡巴。



薛刚把母亲抱了上床,把两人的衣服脱了个精光然后双手尽情的抚摸着妈妈的诱人的丰满肉体。樊梨花摆出诱人的娇态诱惑儿子,双腿向两边大力的张开,双手移到因为性欲高涨而肿胀的淫穴上揉动然后用纤细的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淫荡的说道:



“刚儿,看到没有,你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现在你要用你的鸡巴从这里干进去。”



看着妈妈淫荡的将淫屄向两边分开,深红色的嫩肉正张合着流出淫水,薛刚迫不及待的趴在妈妈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妈妈的阴穴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还发出啜啜的声音吸取蜜汁,樊梨花向上挺着丰臀用力的摩擦生怕失去儿子的舌头双手用力的揉弄自己的乳房口中发出。



“啊...刚儿...你...你舔进去点...啊...乖儿子...啊...”



舌尖不住的在小穴中翻转、舔弄,不时的用力的吸吮一阵阵酥麻直入心田爽的樊梨花全身颤抖,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双乳捏弄,牙齿用力的咬紧双唇发出好似断气似的呻吟,肥臀死命的凑向儿子的嘴淫水汹涌而出弄的薛刚满嘴都是淫水发出急促的浪叫:



“啊...乖儿子...不行了...妈妈...妈妈...快要疯了...妈妈里面...很...很痒...啊...受不了了...儿子快...快...用...大鸡巴插...妈妈的骚屄...快...快干我...”



薛刚站起身来,用手扶住自己的大肉棒把大龟头对准妈妈的阴穴轻轻的摩擦樊梨花瞧见了那紫红的大龟头靠近自己溢满淫水被欲火涨满的浪穴时,她立刻伸手握住坚挺的阴茎把她牵引到自己的阴道入口并把肥臀拼命往上凑着,薛刚用龟头上上下下的摩擦妈妈肥厚、湿漉漉的阴唇轻轻的摩擦了几下后,把大龟头对准穴口将自己粗壮的鸡巴猛力一插“扑滋”一声大鸡巴插入了妈妈湿润、火热的淫穴里。



爽的樊梨花浪叫:“啊...好...好爽...啊...乖儿子...你的鸡巴好烫...啊...好..好烫...好舒服啊。..啊...太好了...乖儿子...太美了...啊...就是这样...用力干妈妈...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哦...我的好孩子...乖儿子...”



樊梨花不住的呻吟,丰满的肥臀疯狂的扭动迎合着儿子的用力的冲击,硕大的龟头次次都狠狠地撞击在花心之上美妙极了。



薛丁山的大夫人窦仙童此时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前,望着窗外的夜色痴痴的凝望,脸上充满了忧愁和孤寂,她正值虎狼之年正是需要安慰和满足性欲的时候,可是薛丁山忙于练兵已经多天没有来了,她又怎么不暗暗的伤心哪。



刚才听使女说“薛丁山回来了,可是没有来她着,却上三夫人那去了”她心里不由的一阵难过怎么说自己也是大夫人为什么不来自己这里却去了三夫人的房中,难道是忘了自己这个大夫人了吗?窦仙童不由的自怨自哎起来。



幽幽一叹起身走出房中,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本来是出来散散心的却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



这时猛然抬头才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樊梨花的房间外不由的心中暗想:“难道自己在嫉妒,非要找他”不由的苦涩的一笑,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听到屋中传来樊梨花的嬉笑声和大声的呻吟而且夹杂着男人的喘息声听的她心不由的怦怦乱跳浑身燥热心道:“原来他们在做爱”她急忙想离开,突然从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却不是薛丁山的声音但却很是熟悉好象在那听过,不由的一楞。



正想着听到“妈妈,我的鸡巴干的你的骚穴爽不爽...”窦仙童一听惊呆了,怎么是他,樊梨花的儿子薛刚,不会吧,她们是母子怎么会做这种事,一定是我听错了。



这时又传来樊梨花的叫声:“啊...快...干我...妈妈骚穴生出来的...好...好儿子...快...干...干妈妈...用力...干穿妈妈的...骚穴...快用妈妈小穴...生的大鸡巴干妈妈...乖儿子...哦...啊...妈妈...好舒服...你的大鸡巴...干的妈妈...好爽呀...爽死妈妈了...”



听到着窦仙童才知道这是真的发生了,她完全被惊呆了但同时她全身涌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和兴奋,全身发热,小穴也不知不觉的流出了淫水。



心扑通、扑通的跳着,来到房间门前,房门居然没有关严,她顺着门缝借着灯光向里望去,一看真的是他们母子两人在做爱,不由的全身更加燥热,那忍耐了好久的欲火燃烧起来,她满脸绯红,胸部急速的起伏涨大,只见床上的樊梨花躺着两个雪白的大奶子随着剧烈的做爱而上下左右的晃动。



薛刚则双手抓住母亲的肥臀屁股在上下用劲、用力的干着。粗大的鸡巴狠狠的抽插,干的小穴翻进翻出,撑的小穴大开,樊梨花淫荡的配合着儿子的抽插上下抬着肥臀,整个骚穴里的嫩肉好象怕失去鸡巴一般死命的夹着。



窦仙童被这淫荡的母子乱伦场面彻底的惊呆了,小穴中淫水流出,双手不自觉的在自己丰挺的双乳上抚摸、捏弄兴奋的看着。



樊梨花双手紧紧的抱住薛刚的屁股用力的往下按,臀部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插在自己骚穴里的大肉棒能更快的插着骚痒的小穴。



“我的好儿子...你的...你的大鸡巴...干的妈妈爽死了...妈妈好爽...啊...啊...亲丈夫...好儿子...干我...用力干...啊...爽死妈妈了...”



似乎感受到母亲骚穴里的嫩肉死命夹着的快感,薛刚双手抱着母亲的屁股奋力的大力的抽插,大鸡巴狠狠的快速的在骚穴中出入。



“妈妈...儿子这样干你...爽不爽...儿子的...大鸡巴...大不大...妈妈的小穴...好紧...好美...儿子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妈妈我好爱你...啊...”



抱住儿子的肥臀,樊梨花的肥臀疯狂往上顶,双手狠劲的捏弄自己的乳房,香汗淋漓,小穴内一阵阵的酥麻干的她欲仙欲死猛地摇头享受着快感。



“哦...刚儿...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你父亲还大...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哦...哦...哦...干...干死妈妈了....哦哦...啊...”



淫水不断的从骚穴中泄出来,樊梨花挺起腰配合儿子的抽插,让自己更舒服。



“妈妈...儿子干你的骚屄...爽不爽...啊...妈妈的小穴..好紧...好美哦....儿子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妈妈...我好爱你...你..啊...”



“啊...好儿子...啊....用力...哦...用力啊...对...好棒啊....好爽啊。....好爽呀...我的好儿子...啊...大鸡巴儿子...啊...你插的妈妈好舒服...唔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儿子...啊...插死了..啊...”



薛刚将头贴在母亲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流的在妈妈的双乳吻着、吸着有时更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的变形,紫红的乳头硬硬的挺立,阵阵酥痒直入心田。



“啊...啊...对...就这样...啊...用力干...啊...对...刚儿...干死妈妈的淫穴...啊。...哦..把妈妈的骚穴干破吧...啊..爽啊...用力在来...在来..啊...妈的好儿子...喔...妈妈爱死你了...啊...你把妈干的好爽...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扑滋!扑滋”淫水使两人的性器激烈的接触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而门外偷窥的窦仙童被床上母子激烈性交刺激的全身沸腾,早已衣裙解开双手不住的在自己的乳房和小穴上抚摸、扣弄,淫水大量的流出把内裤浸的湿湿的阴毛都湿漉漉的贴在阴唇的两边,有的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她全身无力的靠在门边疯狂的自慰。



薛刚压在妈妈的身上,下面依然有力的挺动着,拼命地把肉棒往妈妈的深处插送,整个胸膛压在母亲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母亲的大奶子好象要被压扁一般,下身有力地挺动着,大力的抽插着妈妈的小穴。



“哦...干...干你...我干死你...妈妈...哦..妈妈...我干死你这骚妈妈...啊..妈妈....”“快...干我...我骚穴生出来的好儿子...大鸡巴...快干...妈妈...快用力的干..干穿妈妈...妈妈的骚穴...快用我生给你的大鸡巴...干你的妈妈...”



“扑滋、扑滋、扑滋”“啪、啪、啪”鸡巴*穴的声音,耻骨与耻骨互撞的声音,还有淫荡的叫床声交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啊...啊...好...爽...啊...好舒服...重点...干烂妈妈的骚穴...妈妈的...浪穴...好痒...快用力帮妈妈止痒...快..妈...爽死了...对...在深点...啊...哦。...好舒服...啊...哦...”



樊梨花淫荡之极,香汗淋漓疯狂的扭动肥臀,把整个臀部拼命向上挺,完全承受儿子猛烈的抽插。



“哦哦...插死你!...干死你!...妈妈...哦...妈妈...哦...干...干...你...你的骚穴...干死你这和儿子乱伦的婊子...干死你妈妈...啊...”



薛刚用力的干着,抱着母亲的肥臀像野兽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肉棒从妈妈的淫穴里插进抽出,樊梨花的屁股也不断的用力向上挺动迎合儿子强有力的抽插。



“啊....我的好儿子...啊...从妈妈骚穴生出来的好儿子...儿子的鸡巴好粗...好长...哦...用力的干...啊...对...干死你这个淫贱的妈妈...就是...啊...宝贝...快点...快啊....好帮啊...啊...我好爽...骚穴好爽啊。...好儿子...你比你父亲棒...天啊...爽死了...啊...我要死了...啊...好舒服...呀...孩子...乖儿子...亲儿子...哦...快...快...在快点...哦...啊...用力干...用力插...插的妈妈好舒服...妈妈要死了...哦...妈妈...要被坏儿子插死了...啊...啊....妈妈不行了...妈妈要泄了...哦...好儿子...亲儿子...快...”



樊梨花高亢的尖叫,全身一阵颤抖,小穴不住的收缩夹紧,花心大开,一股股热烫的淫水直泄而出,高亢的呻吟转为低切的满足的呻吟,她享受着高潮的快感,但母子两人仍在继续干着,变换着不同的姿势一次又次的把樊梨花推上了高潮的颠峰,泄了一次又一次而薛刚仍在抽送。



此时门外的窦仙童早被刺激的情欲高涨,欲火焚身,淫水大量的不断的流出,直流的她全身酸软,小穴骚痒,两腿无力在支撑全身的重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这时的她早已赤身裸体了,樊梨花母子正在忘我的交合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响动,两人大惊,薛刚惊道:“谁,谁在外边”急忙抽出大肉棒,一股淫水从小穴中急泄而出,小穴洞口大开久久不合。



薛刚披衣下床走了出来,此时的樊梨花早已泄的四肢无力无法动身只好拉过被单盖住身体。薛刚来到门口一拉门倒进一人,薛刚一看是大娘窦仙童,她全身赤裸,而且在剧烈的起伏。



薛刚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大娘偷看的春心大动而自慰的全身发软,他不由的暗想正好自己还没有满足可以干大娘来满足自己的性欲而且还可以不让大娘说出去,想到这他急忙上前扶起大娘,窦仙童此时羞愧难当,满脸通红而薛刚来到跟前正好那沾满淫水的粗大闪光的大肉棒映入眼帘不由的暗惊好大,同时一种感觉涌上心头这么大,如果插入自己的小穴一定很爽,想到这她羞愧的闭上眼睛。



薛刚抱起窦仙童见大娘并没有反抗不由大喜,急忙来到床边,把大娘放在床上,这时樊梨花一见是窦仙童便道:“原来是大姐你呀,怎么在外面偷看”



窦仙童不得不睁开眼睛到:“还好意思说,你们母子两人乱伦又不关门,我以为是夫君在你这,却不想是你和刚儿,你们干这种事是天理不容的”



樊梨花道:“大姐我也知道,可是我们也是不得以的呀。”



樊梨花说明了原因,接着说到:“从那以后我们在也无法克制了,况且你有知道夫君他老也不回来,我也寂寞呀,你不也是这样吗,何况我们都会避孕的,而且母子乱伦的那种刺激更是无法形容的,每次都很开心,结果就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了,何况刚儿比丁山能干多了,每次都让我几乎受不了,次次都爽死了,大姐你也空虚吧,今天你知道了这事,你难道想让我们母子两人去死吗,不如这样,大姐你看你浪的这样,让刚儿来慰籍慰籍你吧,咱们都得到了乐趣好吗,从今往后我们姐妹同侍刚儿你也会开心起来的,正好我泄的都几乎受不了了”



窦仙童娇羞的低下头道:“这这...样好吗...我怕..何况刚儿的那东西又那么大,我怕我受不了”



薛刚一听到:“大娘你放心我会温柔的”窦仙童犹豫着,薛刚一看只好自己来了,他上前把大娘身上的剩下的衣物脱掉,窦仙童更叫娇羞但并没有阻止。



不一会窦仙童露出了完美的胴体,粉脸羞红娇艳如花一对肥白胀满的大乳房丰满极了,两粒红艳的乳头,挺立在前面,全身成熟而丰满,雪白细嫩的肌肤,修长的粉腿,大腿根部的小丘肥满美极了,浓密的阴毛在雪白的肌肤的对比下更显得诱人之级,下面一丝肉缝若隐若现红通通的上面缀满了水珠,小阴唇一张一合,美极了,艳极了看的薛刚全身沸腾。



薛刚双手按在大娘的双乳上爱不释手的捏弄,软绵绵的乳房从他的指缝里露出乳肉尖尖的乳头被揉的坚硬而耸立起来,薛刚曲指捏乳头忽轻忽重,白嫩的乳房被揉的通红颤巍巍的晃动着,揉的窦仙童阵阵酥麻一种无法言明的快感传遍全身不由的扭动娇躯,薛刚凑过头去一口就咬住那粒葡萄似的乳头,轻轻的用舌尖顶住在牙齿上转动着,用力的吸吮、舔弄,舔的大娘全身轻颤,呼吸急促,胸部剧烈的起伏,双手不自觉的搂住薛刚发出轻微的呻吟。



“恩...恩...哼..”薛刚的手慢慢的由大娘的乳房上向下移动,那平坦的小腹,洁白如玉,滑不溜手,黑长的阴毛掩着小丘一般的阴穴,肥美的阴唇夹着殷红的阴缝,阴户内玉液津津汹涌而出,不住的轻捻着阴核缓抓着阴道不时的把手指插入小穴之中抽动,爽的窦仙童小穴内又痒又麻不自觉、的向上挺动不时的肥臀迎合手指的进入,小嘴急促的张合。



“恩...恩...刚儿...好痒...小穴...好痒...”薛刚的大嘴在大娘的脸上、双唇、乳房不住的亲吻指吻到大娘火热的阴部,把脸贴在阴部上摩擦,火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地方,仙童犹如被抽打一样全身颤抖,薛刚用手分开两片阴唇,粉红的阴核好似花生米一样大小阴道呈鲜红色,淫水不断,薛刚不由的用两指捏弄阴核一阵,揉的窦仙童娇声哼道:



“啊...刚儿...大娘下面好。...好难过...好痒...快...我的好儿子...快给...给大娘...止止痒...啊...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了...大娘受不了了...哦...”



这时薛刚摩擦几下当他舔着大娘的小穴中突起的阴核时,窦仙童反应突然剧烈起来,死命的向上抬着肥臀,薛刚不停地舔着大娘的阴户,舌头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内翻搅,窦仙童的呼吸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急促阴壁也开始剧烈的收缩不由的忘情的叫道:



“啊...儿子...就是那里...对...舔的妈妈好痒...啊...好舒服...好爽...大娘快要疯了...啊....小穴里好难过...好刚儿...快...快用大鸡巴插大娘的小穴...大娘要...儿子干穴...啊...”



一声声淫荡的浪叫刺激的薛刚爆发了野性,把坚硬、粗大的大肉棒对准大娘淫水直流的小穴,一挺一挺的在大娘的穴口摩擦,大娘自然分开玉腿露出鲜红的阴户,阴户一张一合的好似在有意在欢迎着大肉棒。



薛刚用力一挺肉棒,粗大的龟头已滑入了阴穴。



“啊...刚儿...慢点...大娘的小穴好疼...你的大鸡巴太大了”薛刚一见轻轻地摇动龟头在她阴穴中拨弄,摩擦,直磨的窦仙童全身骚痒兴奋不已,小穴不由的放松了淫水直流而出使的阴道更加顺畅,大娘娇喘着、微哼着,低低的乞求着,声声的叫嚷着:



“好孩子...大娘难过死了...别在逗大娘了...快点..插小穴...哼...哼...”



窦仙童的娇媚和淫浪使得薛刚才没有尽兴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在也把持不住猛力一顶只听“扑滋”一声坚硬粗壮的肉棒,进根而入,粗大的龟头一下顶在她的花心上深处。



大娘“哎呀”一声,一阵痉挛,泪如泉涌,粉脸煞白,薛刚一见急忙道:“大娘,我他卤莽了,对不起”



“傻孩子,大娘好久没做了,怎么受的了这么的大的鸡巴呀,大娘可被你整惨了!”



薛刚轻轻的抽送着,缓缓的摩擦着,吮着她的香舌,挑逗着她的情焰,渐渐的大娘扭动柳腰,摆动肥臀配合着薛刚的抽送,不时的转动肥臀迎合,薛刚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鸡巴在大娘的阴穴中不停的进出带的淫水四处飞溅,窦仙童被干的舒服极了,忘情的浪叫:



“啊...恩...好人...好刚儿...我的好儿子..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好硬...插的大娘...我好舒服...舒服极了...哦啊...啊...亲亲宝贝...用力干...干大娘的骚穴...快点...在快点...哦好美...好过瘾...大娘好久没有...被干了...哦...”



忘我的向上迎挺,头部不住的剧烈的摇动,双手狠狠的抓住薛刚的肩,手指因为兴奋而陷入肉中,薛刚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次比一次狠、一次比一次快的抽插,粗大的肉棒迅速的在小穴总出入紧紧的摩擦阴道壁,大龟头次次都狠狠的撞击花心,阵阵的酥麻快感从小穴里传遍全身,爽的窦仙童四肢百骸都如同好似处在云端飘飘欲仙,更加放浪的疯狂的挺动肥臀,丰挺饱满的乳房兴奋的涨大了不少,紫红的乳头硬硬的挺立,窦仙童忘我的浪叫:



“哼...哼...啊..太舒服...哎呀...好刚儿...你怎么这么强...哦...插死大娘了....哦...啊....好...好...爽...用力...干...干大娘...哦...美死了...啊...刚儿...我的好儿子...大鸡巴太...太厉害了...干...插死我了....啊....”



她疯狂的扭动,长期别压抑的情欲彻底的爆发出来,那种深闺怨妇的骚媚、放浪劲刺激的薛刚更加兴奋,大鸡巴又胀大了不少,凶猛的抽插,不时的死命的抵住阴穴用力的研磨,粗大的龟头狠狠的磨着花心直磨的花心又麻、又痒、又酸、又酥直入心田,爽的窦仙童两手紧紧搂着薛刚,牙齿咬住薛刚的肩膀来发泄自己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自己拼命的把肥臀向上迎合,使得阴穴紧紧的凑着大鸡巴,插入时一丝丝的空隙也没有,她浪声的叫着:



“啊...刚儿...顶死人了...好儿子...你好大劲...乐死大娘了...啊...哦...好爽呀...比你父亲还强...用力...干...干..大娘的骚穴...大娘欠你的...用力...插烂大娘的骚穴...大娘好...幸福...被刚儿...大鸡巴干穴...爽...死了...啊...”



放肆的浪叫声和“扑滋!扑滋”的交合声充斥了整个房间,窦仙童兴奋的全身疯狂的迎合,媚眼如丝、香汗淋漓、娇喘嘘嘘,一阵阵的快感注入心田,添满了她孤寂的心田。



不由的花心一阵痉挛,疯狂的向上迎挺发出急促的尖叫:“啊..好人...好刚儿...快...快用力干...啊...爽死了...大鸡巴顶...顶的花心...好痒...好麻...快...好儿子...插重些...插深点...用力...用力插...插死我...啊...好...就是这样...干...干大娘...太妙了...爽....啊...大娘不行了...要泄了...啊...”



小穴,一阵剧烈收缩,花心一阵蠕动,吸吮着大龟头,一股股滚烫的淫水直泄而出,浇在大龟头上,一阵酥爽传上薛刚的身上大肉棒更加坚挺,用力的抽插而窦仙童则回味着醉人的快感这种自己好久没有感受到的快感。



全身仍处在兴奋之中,看到薛刚仍在抽插不由的暗呼“厉害”不一会自己的淫性又被激发起来,扭动肥臀迎合薛刚疯狂的抽插。



薛刚疯狂地干了数百下,鸡巴每次都撞击花心,使得阴道嫩肉一阵阵的收缩,嫩穴受到连续不断的攻击,已被干的酥麻,大鸡巴狠起狠落,每一次干都扑滋!;扑滋!”的声音。



“啊...好刚儿...用力...啊。...撞到花心...了...啊...好美...啊...用力干...好儿子...大娘以后都让...让你干...干穴...太爽了...啊...磨...磨的好...好舒服...太厉害了...啊...大鸡巴...干死人了...大娘...爽死了...啊...”



薛刚把插入小穴中的鸡巴借着腰力旋转了又旋转狠狠的摩擦花心,阵阵酥麻直入心脾爽的窦仙童放浪的迎合同时自己的双乳被薛刚捏弄的又麻又胀不由的放声浪呼:



“啊...好儿子...亲丈夫...啊....大娘的小穴...好爽...用力干...干穿大娘的淫穴...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啊...好儿子好能干...美...美极了...用力...顶...顶到花心了...花心快...快...大娘又受不了了...啊...要飞了...”



窦仙童疯狂的抬起肥臀加速向上,细腰扭的好似要断了,死命的摆动,薛刚将大肉棒“扑滋!扑滋!!”的大力的干了二、三十下后,大娘突然将阴户紧紧抵住鸡巴的根部,身体一阵颤抖,口中不断的娇呼,一股股的黏黏的阴精泄了出来,浇在薛刚的大龟头上,小穴一夹一咬的收缩着,窦仙童发出低切的呻吟,泄了两次。



薛刚抱起大娘让她趴跪在床上把雪白的肥嫩的臀部高高耸起,薛刚伸手从背后在大娘的双乳上捏弄了一会之后,在那浑圆的香肥的肥臀上慢慢分开臀肉,把大肉棒对准那仍然洞口大开淫水直流的阴穴用力的插了进去,双手按住肥臀,下体用力的抽插,一次比一次凶狠、一次比一次快,次次大鸡巴都深深的插入。



大龟头都狠狠的撞击在花心上直撞的花心又酥又麻,又痒乐的窦仙童向后极力的耸动肥臀使得大肉棒更加深入,弄的她发出一连的颤抖,淫水也一阵阵的猛流,那种酸痒、酥麻的滋味又一次把窦仙童的淫欲提升到了顶点,她左摆右摇,嘴里浪叫狂喊个不停。



“啊...美...美...死了...小穴...被你插坏了...啊...好刚儿...乖儿子...怪不得...你妈妈...这么喜欢让你干...简直...太美了...啊...以后...大娘...的小穴是...刚儿的...用力干...像狗一样...干大娘...哦...用力....亲...亲...宝贝...好...好舒服...大娘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啊...”



听着大娘的浪叫,他抽插的更始剧烈,越发凶狠,大鸡巴狠狠的抽送,把大娘撞的向前猛伏,爽的窦仙童双手抓住床单用力的撕揉,丰满硕大的双乳剧烈的前后、左右的晃动,划出美丽的弧线,乳头胀胀的挺立,四肢百骸都兴奋不已,欲仙欲死,疯狂地摆动肥臀迎合淫水汹涌而出,弄的两人胯间全都湿了,滴到床上白白的一片,窦仙童乐的浪叫:



“哦...啊...用力...用力干...干大娘的骚穴...好爽...刚儿...你好会玩...大娘从没有...被这么干过...啊...啊...太舒服了...用力...干...太妙了...啊.....大娘...又不行了...啊...用力...啊...大娘太...爽了...又要泄了...哦...”



薛刚只觉得大娘的子宫一阵蠕动小穴用力的收缩,不由的狠狠的干了十多下,一股美妙的感觉涌上窦仙童的心头,她不要命的挺动,热流从子宫里汹涌而发,全身酥软的向前趴去,薛刚用力拉住,大肉棒仍在凶狠的抽插,把大娘一次又一次的推上高潮的颠峰。泄的窦仙童四肢无力,只有张大了嘴喘着粗气。



薛刚仍在猛抽猛插,大起大落突然他疯狂的顶了几下伏在窦仙童身上大龟头一胀一胀的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窦仙童的子宫里爽的窦仙童低声呻吟花心又开了泄了出来。



两人亲吻着享受高潮的快感。过了好一会薛刚双手,一手搂着窦仙童,一手搂着樊梨花,哈哈大笑道:“两位娘亲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人了”双手老实不客气的在两人的身上抚摸,弄的两人大发娇嗔。三人不免又是一番云雨,三人*了一宿,直干到第二天,天都放白了。



弄的两女全身酸软无力,只好称病休息。



从这以后,薛刚天天有美人为伴,简直幸福极了。



薛刚听几位中年美妇作爱他学会了观察女人是不是个急需要安慰的怨妇。



三位娘亲和姑姑在没有和自己之前,每个人都带有郁郁之色而现在她们的眉宇之间都洋溢着万种风情,每个人被他滋润的更加艳丽,浑身透着更加成熟、高贵的美,好似四个的水蜜桃让人看了恨不得咬上一口,吞进肚里。



薛刚这时发现了奶奶柳银环的眉宇之间总是郁郁一副忧愁的样子,整个人被阴郁的气息包围着,有好几次他发现奶奶偷偷的在房间里哭。他知道奶奶一方面想爷爷另一方面是空虚、寂寞。



这天薛刚来到奶奶的房间,一进屋便看到奶奶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眼圈红红的好象刚刚哭过。



薛刚急忙来到床边坐在奶奶的身边,双手抓住奶奶的双肩急切的问道:“奶奶,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柳银环擦了擦眼睛道:“刚儿,别瞎说奶奶是被风沙迷了眼睛”



薛刚道:“奶奶,你骗人,这在屋里那有什么风沙呀,一定是奶奶想爷爷了”



柳银环一听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伏在薛刚的肩膀上轻声的抽泣起来。



薛刚一见急忙抱住奶奶安慰着“奶奶,你尽情的哭吧,那样你会舒服点的把心中的痛苦哭出来吧。



以后孙儿会经常来陪你的省得你寂寞,奶奶我给你揉揉胸口吧,别哭坏了身子。”说完把手轻轻的放在奶奶的心口上,轻轻的揉动,柳银环全身一颤,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一种莫名的快感在身体里燃烧。



是自己期待了好久的那种快感。她停止了哭泣但并没有推开薛刚,那双手好似充满了魔力一样使得她全身发热阵阵快意充斥在自己空虚、寂寞的心田,舒服极了,薛刚双手也不客气的在乳房上游走、抚弄,柳银环咬牙苦忍着快感抬头用一双含春的杏眼看着薛刚,眼神之中燃烧着熊熊的欲火。



薛刚也被欲火烧的全身难过无法在矜持了,两人猛烈的拥抱在一起吻了起来,薛刚失去了理智伸手脱掉奶奶的衣服露出内衣他把内衣用力的扯断,奶奶的一对丰满、雪白、有点下垂但仍大大的乳房跳了出来,薛刚大胆的在乳房上揉动、捏弄起来。奶奶被搓弄的全身都舒畅,说不出来的麻痒舒畅刺激,只感到他的掌心好象火一样在身上滚动,不由的哼出声来。



“刚儿...你轻点嘛...”贪婪的手并没有满意在双乳上的揉搓而是顺着小腹下移...穿过内裤...下移“啊”柳银环惊呼了一声原来已被他触到了体下丰盛的阴毛,这使她惊呼出来,一种辈分、乱伦的观念油然而生,也忘记了女性性欲的要求和矛盾。她忙抓住那只魔手。



“刚儿...快...快...松手...你不能这样呀...我是你的奶奶...”



没有回答,薛刚知道一旦停了下来就要失去享受奶奶美肉的机会便装做没有听见。



粗壮的手臂用力挣脱奶奶的玉手滑到那肥沃温暖的迷人洞口。



“刚儿...快...松手...不行的呀...你不能...”话还没有说完,那春潮泛滥的小穴已被薛刚握在手中轻伸手指,阴户的淫水顺着手指流了出来,小穴的嫩肉好似金鱼汲水一样不住的吮着手指蠕动,柳银环象触电似的睁开媚眼凝视着这个孙子。



“刚儿...乖...听话...不要...我们是祖孙...不能这样做的...”



“奶奶...就要...我知道你也很需要...只要你我不说...没人知道...况且能使奶奶快乐”



说完动手剥光了奶奶的衣服虽然柳银环挣扎但毕竟没有薛刚有劲无法抗拒他的行动,欲火与理智使她无法分辩了,只感到热血沸腾,樱唇被刺激的火热。



薛刚听到奶奶沉重的喘息声和欢快的心声,撤离了火热的樱唇,抽开了在她光滑的胸背和肥白圆臀上爱抚的手,将奶奶仰卧在床上,只见奶奶虽然已经60多岁了但她那光洁细致、毫无斑点的雪肤耀眼生辉那柔美的曲线几乎无一处不美,两只雪白、饱满的乳房虽有点下垂但不减其美,一对葡萄大小的乳头硬硬的挺立,小腹虽有赘肉但仍圆润,修长、雪白的双腿浑圆,肥大的肥臀,三角地带阴毛浓黑茂盛,两片阴唇紫黑色一道肉缝又深又美,一颗珍珠大小的阴核颤巍巍的挺立在流出泉水的洞口。是那么的美。



“孩子...不要看嘛...羞死了...”薛刚欲火在度高涨,两眼冒着火迅速的脱掉衣服露出那根粗大的肉棒还不断的从充血紫红的龟头上流出一种粘性透明的液体。



“啊..刚儿...”在她媚眼看到着巨棒时真是又惊又喜又羞,赶快闭上了杏眼,薛刚紧紧抱住奶奶,双唇雨点般的亲吻着奶奶的每一寸肌肤,奶奶下肢不安的扭动着,那粗大的肉棒在玉户上摩擦,她被磨的发慌。



“刚儿...好孙子...不行呀...哦...好孙子...别动...我们不能这样...这是乱伦...快...起来...不行...哦...”



大龟头抵住了阴穴,急的柳银环直推薛刚但力气太小,薛刚下体用力的向前一挺大龟头没入了阴穴。



“啊...好孙子...别动...好疼呀...”



这时柳银环已疼的粉面煞白,原来柳银环虽然已经60多岁了但小穴仍又紧又小而且又好多年没有做过了怎么能受的了。



“刚儿...别动...奶奶...好疼...轻......轻点...奶奶受不了了...”



薛刚一见温柔的安慰双手捏弄奶奶的乳房不一会他感到小穴里湿润起来,奶奶呼吸急促不由的慢慢的过头松动了,他猛然的用力一挺,“扑滋”一声大肉棒全根而入重重的撞在花心上疼的柳银环紧咬牙根,嘴里叫道:



“啊...好狠心的乖孙...”此时大鸡巴紧紧的被玉户包住一阵从没有过的快感由玉户传送全身她象在云里,是痛、是麻、是痒那种混合的滋味难以形容,忽然那挤压在阴穴里的粗长的肉棒,慢慢的向外撤离小穴中一阵骚痒,痒的钻了心,那种极美的空虚使她无法忍耐,她好需要那充实、涨满的感觉不由的柳银环抬起粉白的肥臀向上挺,挺!



“刚儿...我要...快...奶奶受不了...”柳银环不顾羞耻的喘息着她无法忍受这种空虚,她需要插弄。



“奶奶不是不要嘛,那刚儿还是抽出来吧!”促狭的薛刚知道奶奶已是欲火高涨,却忍耐性的挑逗,轻轻的向外抽动肉棒。



“啊...不...好乖...我要...我的孙子.....坏..哼...”这淫荡的呼声刺激的年轻的小伙子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在也无法忍耐了,薛刚搂起奶奶的玉臀肉棒对准一张一合的阴穴猛力的向里插,精水湿润了的阴穴已不象刚才那样格格不入,只顶了两顶竟然全根而入。



“啊...哼...好...孙子...”柳银环梦呓般的呻吟着,两条粉臂象玉蛇般的缠在薛刚腰上,银牙紧咬着薛刚的肩头上的肉,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快意和喜爱混合的情绪。



“啊...刚儿...我...”一阵兴奋的冲刺龟头碰到她阴穴底部最敏感的地方,花心猛颤,不由的她尖呼出声,这时她的娇躯如烈火在燃烧,周身颤抖,口干舌燥的使的呼吸加速,又象是在发哑,她用力的在动在拥抱,在挺。



“好孙子....我的小亲亲...啊....可让你...你...你...玩死了...我要命的小心肝...宝贝...奶奶好爽...好舒服...哦...用力...干我的小穴...好爽...”



柳银环歇斯底里的尖叫,那辈分的观念早已不存在了。



薛刚渐渐的越抽越快,她的呼声更高了,“啊...啊...快痛快死...奶奶了...我要...浪死了...我的心肝亲孙子...奶奶好久没干过了...用力干奶奶的骚穴...你要奶奶的命了...”



薛刚大鸡巴一抽一送的使奶奶更无法矜持了,才抽了几十下,已使奶奶被干的欲仙欲死,阴精直冒花心乱跳,口中浪声频呼:



“好孙子...我一个人的宝贝儿...我的大鸡巴...入死我了...啊...哦...好孙子..快...快...用力顶...奶奶太爽了...哦...奶奶早知道...早给你了...用力干...我要...我要...”



薛刚知道奶奶要丢了,忙捧起肥臀一阵狠命的大抽大送“啊...哼...快...好孙子...我的心肝...肉棒好大...好粗...*的小穴好爽...哦...宝贝...不行了...快停...我要丢了...哦...”



奶奶的浪哼声激的薛刚更象野马奔腾地紧搂着瘫在那的奶奶用足了力气下一下的狠狠插入,急抽猛送,大龟头如雨点似的在花心上撞动,含着大鸡巴的阴户随着肉棒向外翻动,淫水一阵阵的外流,顺着丰臀流到床单上湿了一大片。



这一阵急猛的狠插,直入的奶奶死去活来,不住的打着寒噤,跟着小嘴直喘气。



“心肝...亲孙子...你要奶奶的命呀...啊...*死奶奶了...”



柳银环此时已筋疲力尽象她毕竟60多岁了而且又很久没有做过那种养尊处优的玉体那里经过如此的疯狂。



薛刚看着奶奶这种样子,怜惜之心大起,忙停了抽插,粗壮的肉棒仍然满满插在阴穴之中。



此时奶奶得到喘息的机会,轻轻的吐了口气道:“乖孙子,你怎么这样厉害,奶奶差点死在你手里”“奶奶累不累”



“还说呢!骨头都要让你揉散了,看你刚才那种疯样子。”



“奶奶喜欢不喜欢”这一问问的柳银环粉面通红低头轻声的道:“奶奶…奶奶喜欢都20多年没有这么爽过了,自从你爷爷死后,奶奶从没快乐过,今天真的好快乐”



“奶奶,以后我天天来陪你”“还要胡说,在说就要打你了。”



柳银环笑着轻抬玉手,做出要打的样子,最后竟然一搂,两个人又吻在一起,良久才分开,这时那大肉棒被温暖的小穴浸的更发涨了,还不时在里面跳动。



“乖孙子…厉害死了,怎么还想要”



“我不管,奶奶舒服过了,我还没有哪”薛刚象小孩子似的撒娇,并且伏在奶奶身上不停的揉动。



“好...好了...乖孙子...不要揉了...让奶奶给你舔...舔...好不好”说着推起薛刚,让他仰躺着,自己则伏在他的腰际用一只玉手轻握着粗壮的肉棒张开小嘴含着红涨的大龟头,塞的小嘴满满的还不时用香舌舔着马眼,不住的吸吮。



“啊...奶奶...好舒服...奶奶真会玩...”薛刚被舔的心里麻痒,在见奶奶象一只白玉的小绵羊含着自己的大肉棒,那种娇美的样子真爱的要命,喜的发狂。



故意逗着她说:“奶奶...真会玩...和什么人学的呀!”“小鬼头,你要死了,看我在理你,不替你含了”柳银环羞的就要起身。



“好奶奶,我的亲奶奶我要你含,对不起我错了”柳银环看薛刚的样子,于心不忍,忙又用手抓着肉棒俯下玉体送入口中含着,薛刚见奶奶含着肉棒,却一面伸手在奶奶的玉臀上抚摸,慢慢的又移到桃源洞口,手指不住的在阴核上搓揉,揉的性起更支起身子,用手分开奶奶的玉腿头低下去,伸着舌头在奶奶的阴穴上舔弄。



“哼...坏孙子...你又要逗奶奶...哼...我不要嘛...好美...好舒服....”奶奶被舔的在度浪哼起来,小嘴还含着肿胀的大肉棒,腰部以下因受薛刚舌尖的舔弄不时的前挺后缩小穴里面湿湿的淫水象决堤的洪水一样不断的流出。



“好刚儿...奶奶要死...要死...”她感到阴户象无数条小蛇在蠕动,舌尖舔过的地方产生高度的麻痒,欲火更燃的如火如荼,心里急剧的跳动,那高凸的肥白隆起的阴户用力的向前挺着。



“啊...亲孙...我的心肝...舔的奶奶好难过...难过死了...就要...不行...不能...在舔了...我要...”



柳银环也顾不得羞耻,翻身起来,就伏在薛刚的身上,握着大肉棒就向小穴里套,连着套动了五六次,才使大肉棒全根而入,小穴胀的满满的方嘘了口气,粉白的玉臀在一耸一耸的上下套动,又象发狠似的低下头就咬住薛刚的肩肉下面套动的更急。



“我的亲...孙子...哼...心肝奶奶...我又怕又爱...刚才...差点....差点...又丢了...哼...”



“奶奶怕什么呀?”“我不要说...嘛...羞死了...”“我要奶奶说...”“叫人家怎么...怎么说啊...”



“不说我不玩了...”“好孙子'...我说...你的大鸡巴厉害...我怕..我爱...哼...”



动作更快了,还不时的在转、顶、磨使薛刚心里也乐的直叫:“亲奶奶...喔...好....美死我了...动快点...好小穴...”



“啊...好孙子...我的小丈夫...亲汉子...哎呀...小穴...好爽...用力干奶奶的骚穴...好过瘾...好舒服...又要丢了给大鸡巴...哦...哼...亲...亲哥哥...不行...我要...死了...要死了...哼不行了....丢给孙子了....”



用力的套动小穴,抽送不停,一阵收缩一股股的淫水直泄而出,薛刚正感到无比的不舒服,这突然的停止,使他难以忍受,忙抱着奶奶,一个大翻身娇美的玉体被压在下面这时薛刚象匹野马,两手抓住奶奶的两个大奶子,下面的大肉棒狠命的抽插。



“唔...奶奶受不了了...”次次把奶奶推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奶奶连泄数次,此时已筋疲力尽,头躺在床上东摇西摆,乌丝在床上乱动香汗淋漓有气无力的。



“亲奶奶...快...快夹...扭啊...我要...泄了...”柳银环知道他要达到高潮,忙拼命的挺动玉臀,用力的夹咬。



“啊......奶奶...亲...我...我丢了...了”一股阳精射入奶奶的子宫的深处,直烫的奶奶全身酥爽,花心又开泄了,泄的她昏了过去,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不停的颤抖,薛刚看着昏迷的奶奶笑了笑,便收拾了一下,回自己的房间了。从这以后柳银环得到了第二春,不时的同薛刚寻欢作乐。



第二年,朝廷才下令班师回朝。全军都振奋不已,人人思乡之心更切了。



军队休整了一番便回师了。一路无话,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白虎关,柳银环在夜里梦到薛仁贵又因同薛刚做爱过度而惊吓而亡。



全军大恸。薛丁山本来要挖出父亲的尸骨带回长安同母亲一同安葬。



樊梨花劝道说既然父亲都已经下葬了,不宜在动还是把母亲同父亲都埋在这为好。



薛丁山一想也是便同意了。



全军在白虎关守孝三月,才起程回京。高宗皇帝犒赏三军,大封有功众臣。



薛丁山也被加封为两辽王。



从此天下太平,薛家也过着安逸的日子。薛刚也天天和几位娘亲玩了,整日的游手好闲的,好打不平。



转眼过了一年,薛刚正月十五闹花灯,踢死太子,惊崩了圣驾。



使得武则天乱唐称周。而薛刚这时知道自己闯祸吓的跑去了黎山。那知道因为他全家都被问斩,惹下了塌天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