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玉羅刹
玉羅刹

夜,北京城內。



震遠镖局的大門前,紅燈高懸,鞭炮齊鳴。



一隊吹鼓手奏起了喜慶的音樂。



镖局的大院子和四周的走廓上,擺放著數十桌酒,高朋滿座,杯盞交錯……



出席這宴席的數百位賓客,都不是小人物,全是三山五嶽人馬。



武當、崆峒、青城……各派掌門。



大江南北各路山賊、土匪、水盜的瓢把子,控制全中國保镖生意的各省三十六家大镖局的老板和大镖師。



盛況空前,黑白兩道,濟濟一堂。



因爲,今夜,是杜峰五十大壽。



杜峰,是震遠镖局的大老板,也是全國三十六家镖局聯盟的盟主。



八年前,大江南北各路黑道,爲了爭奪地盤,互相撕殺,整整三個月,血流成河,誰也沒有辦法阻止。



杜峰赤手空拳,憑著一身橫練功夫,拜會各山頭水寨,力挫群雄,使他們在降服之馀,冷靜下來,開始談判,重劃地盤,平息了爭端。



杜峰獲得這一重大勝利,並未爭功奪利,反而和各瓢把子結拜兄弟,獲得黑白兩道一致口服心服。



三年前,武林各派在華山論劍,杜峰以一柄青虹劍,激戰三日三夜,打敗了華山、武當各派高手,贏得了『天下第一劍』的美譽。



因此,今天,當杜峰五十大壽之時,黑白兩道人物都來祝壽,自然可以理解。



五十大壽,事業達到顛峰,武功達到顛峰,名譽地位達到顛峰。



難怪杜峰洋洋得意,拿著大杯酒,周旋於賓客之中,頻頻勸酒,大有勸衆人客不醉無歸之意。



震遠镖局作爲全國第一大镖局,它的房子約有二百多間,東南西北四個大門全部敞開。



平日里镖局防備最嚴,今天卻沒有守衛。



爲甚麽這般大意?



原因很簡單,大院坐著的黑白二道,數百位高手,即便是一支軍隊來,也無奈他們何,更何況普通的刺客毛賊呢?



既然黑白二道頭目都到齊,也就沒有人會來找杜峰的麻煩了。



所以,震遠镖局的全部人員,也都坐在各個房間中,大吃大喝。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這般不可理喻!



酒席正熱鬧的時侯,一個刺客來了!



一個刺客,一個人,一柄劍。



一個人,一個女人。



一柄劍,一柄生 的鐵劍!



「劍?」



大院數百位賓客頓時靜了下來,



今天是來祝壽,根按江湖上的規矩,是不準帶武器的,所以各路的英雄都是赤手赴會。



但是,大院正中,這個女人靜靜站著,背上插著一柄劍。



帶武器來,就表示她不是朋友!



江湖中不是朋友,就是敵人!



本來喧嘩熱鬧的大院,數百個武功高強的賓客們,個個都吃驚地看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年約三十歲,身材高佻,面貌嬌俏,一眼望去,不像個刺客,倒像個大家閨秀。



杜峰當然也看到了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於是,他向著女人一揖,說道:



「今天是杜峰壽辰,小娘子帶劍而來,不知有何貴干?」



那女人微微一笑:「我來向你挑戰!」



此語一出,全場嘩然,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子,居然敢向杜峰挑戰?



「哦?」杜峰不禁猶豫起來。



他不是害怕,以他四十年功力,在武林中已經不怕任何一個人了。



他猶豫,因爲他好奇。



「小娘子,尊姓芳名?」



「我叫秦冰。」



「秦冰?我們比甚麽呢?」



「比劍。」



此話一出,全場震憾。杜峰名列天下第一劍,死在他劍下的人不知多少。



這個秦冰,居然要和他比劍?這不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小娘子,既然是比武,總有個輸嬴,你想賭甚麽呢?」杜峰很有禮貌地詢問著。



縱橫江湖數十年,他變成了小心謹慎的習慣。



「如果秦冰提出的條件太苛刻,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拒絕她。」杜峰心想。



杜峰爲甚麽想拒絕呢?不是他怕輸,而是因爲對手只是個女人,打敗秦冰,面子上並沒有甚麽光彩,而且今天是自己壽辰,打來打去,也影響了氣氛。



秦冰望著杜峰,妩媚一笑:「我的條件很慷慨,加果我輸了,就當著這麽多賓客的面,脫光全身衣服……」



此語一出,全場黑白二道不禁垂涎三尺了,這麽一個美女,一但脫光衣服,那是多麽迷人?



「如果我嬴了……」



秦冰說到這裹,全場不由一陣哄笑,這個弱質女子,真的也敢想嬴?



「小娘子,請說,如果你嬴了呢?」



「我也脫光衣服,當看大家的面,和杜大俠一齊云雨……」



在場賓客都以爲這個秦冰一定瘋了!不管她嬴或輸,她都要脫光衣服給杜峰玩,這是甚麽比武?



即使是神經病也好,在場的黑白二道都急於欣賞秦冰的裸體,於是全場的賓客不約而同,一起大喊:



「杜大哥,下去比武!」



數百人一同起哄,杜峰又猶豫了。如果拒絕,就掃了衆客人的興,而這些人,正是自己今後走镖道上的朋友,是不能得罪的。



「好!老朽獻醜了。」



杜峰叫徒弟取來一把普通的劍,走到秦冰對面。



秦冰也拔出她那把生 的劍。



『叮叮當當』,劍來劍住,光影飛縱……



幾個回合之後,院子中倒下一個人。



他就是杜峰。



杜峰被奏冰點中穴道,全身不能動彈,倒在地上。



全場賓客都嚇呆了!



當然,加果大家上前,也可以殺死秦冰,救出杜峰。



但是,誰也不動手,因爲大家都想看看,秦冰是不是遵守她的諾言,脫光衣服……



秦冰望著大家,嫣然一笑,伸手解開自己的衣裳,一會兒,一個裸體美人呈現在衆人面前……



高聳的乳峰,黑色的陰毛……



大院內鴉雀無聲,衆人目瞪口呆……



秦冰又蹲下身來,替杜峰脫光全身衣服……



看起來,她是真的要求杜峰性交了。



究竟她是甚麽人呢?武功奇高,打敗了杜峰,卻又付出自己的肉體?如果杜峰是個英俊少年也罷了,可他是個五十歲的老頭兒了……



大家都在想看這個問題。



只見秦冰脫光了杜峰衣服,站了起來,望著大家。



「大家不必奇怪,我這樣做,是有原因的,十五年前,我還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有一天,我在北京郊外一座樹林,遇見杜峰和他的六個朋友,他們七個人當場把我輪奸了。後來,我到了日本,學習日本忍術,苦練了十五年,今天終於打敗了杜峰,但是,我不會這樣就殺他,我要跟地進行第二場比武。」



說著,秦冰蹲了下來,一手抓住杜峰的肉具,笑嘻嘻地對地說道:「我會極力挑逗你,在一個時辰之內,如果你噴射了,就算你輸了,我就殺了你!」



這時,全場人才明白,這個秦冰,原來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色來報複,當場就有杜峰的徙弟想沖出去救人。



秦冰笑吟吟地望看杜峰:「加果有人貿然闖來,對不起,我只好捏碎你的……」



她握看杜峰的肉具,只要用力一折……



「誰也不許上來!」杜峰嚇得魂飛魄散,大聲叫著。



於是,秦冰的手開始活動起來……



一上一下,握著,套動著……



杜峰練過內功,只要運起氣來,就可以心如止水,百念不侵。他想,只要熬過一個時辰不射出來,秦冰就會遵守諾言,放他一命……



杜峰倆始運氣,但是,他全身穴道已經被秦冰點住了,氣脈阻塞,運不起氣來。



現在,只有聽天由命了。杜峰暗暗析禱著菩薩。



「千萬不能硬啊!」



秦冰十指纖纖,上下按摩著……



吐峰極力定住神,想一些別的事情……



果然,他的金槍還是軟軟的……



秦冰嫣然一笑,十指加快了摩擦速度……



金槍傳來了一陣酥麻的感覺……



金槍慢幔挺直了……



杜峰嚇得額上冷汗標出……



「不,不要硬!」



他心裹暗暗叫苦,拚命克制自己……



但是,金槍彷佛不受控制,挺直了,發硬了……



秦冰勝利地一笑:「杜大俠,金槍挺立了,距離你的死期又近了一步羅!」



杜峰趕快閉上眼睛……



突然,他覺得金槍頂尖一陣冰涼!



睜眼一看,原來秦冰腑下身子,張開櫻桃小口,含住了金槍頭……



杜峰不敢看秦冰,因爲秦冰正搖現胸前兩顆碩大的木瓜,引誘杜峰



紅唇甜蜜地親吻著……



舌頭甜蜜地舔著……



這是無比香豔的一幕,又是無比恐怖的一幕……



金槍在顫抖,在膨脹……



全場賓客一個個目瞪口呆,從來沒看過!



沒看過這樣複仇的!



沒看過這樣處死的!



死亡在快樂之中一步步逼近……



杜峰被含得快哭出來,金槍傳過來的暢快,令人幾乎要銷魂……



體內,一投熱流在積聚,翻滾……



現在,吐峰不敢呼救了,金槍就含在秦冰口中,只要她一咬……



秦冰吐出了金槍,笑嘻嘻地說:「杜大俠,你距離死期,又近了一大步……」



接著,秦冰站了起來,跨在杜峰身上,扶起金槍,封準自己的洞口……



一陣充實,飽滿的包裹,使得金槍産生了極大的刺激……



秦冰扭看腰,一上一下地套動著……



金槍在肉洞中一進一出……



賓客們張口結舌,看看這幕活春宮……



每個人心中都沒有绮念,只有一種恐怖:杜峰會不會射出來呢?



杜峰一邊享受看無邊豔福,一邊魂飛魄散……



金槍在洞口抽動,帶來了全身的酥嘛……



一體內熱浪一陣又一陣沖擊著,已經到了邊沿……



秦冰快樂地笑著,臀部更加用力上下活動……



杜峰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了,他忍不住大叫:「饒命,秦冰女俠,饒命……」



秦冰彷佛沒聽見,她更抓激烈地套動……



「啊……」杜峰狂叫!



這是快樂噴射的歡叫!



這是臨死前的慘叫!



杜峰射了,他會不會死呢?



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話說在秦冰的百般挑逗下,杜峰終於無法控制自己,快樂至極地噴射了。



在場圍觀的所有賓客都目瞪口呆地看看,好像一具具木偶……。



白色的精液,無情地噴射著……。



秦冰臉上現出了勝利的微笑。



杜峰臉上泛起了死一般的慘白。



到了這個時侯,杜峰已經顧不得自己的面子了,甚麽『天下第一劍』,甚麽大盟主都比不上自己的性命來得重要。



「女俠,饒命……,。」



他淚涕俱下,像個小孩子地哀求、哭泣若……。



「當年你輪奸我的時候,我也是這般哭看哀求你們……。」



秦冰收斂了笑容,冷酷地說。



「當年我年輕,一時糊塗……。」杜峰還是哀求著:



「只要女俠肯饒命,我把全部財産雙手奉上……。」



「太遲了!」



秦冰站了起來,冷冷望著杜峰。



「我在比武之前,曾向你提出比武的條件,現在,我要履行諾言,討回公道了!」



話音未落,只見劍光一閃,血光一閃!



「啊……。」一聲慘叫。



原來秦冰揮劍割下了杜峰的陽具。



杜峰痛入心肺,可是他的全身穴道被點,不能動彈,只能僵硬地慘叫著。



在場賓客都嚇得面無血色,但是,誰也不敢上前去救杜峰。



這個索魂玉羅刹實在太可怕了,誰也不願在這個時候去惹她。



秦冰完全赤裸著……



她的臉上仍然帶看恐怖的微笑……



「我本來要取你的性命,現在,只是閹了你,因爲我是個慈悲女羅刹。」



她慢慢拿起自己的衣服,當著所有人的面,不慌不忙地穿著說道:



「你的其馀六個同夥,我已經查到了他們的蹤迹,他們現在也都是有頭有面的人物了,我會一個一個去找他們算帳,一個一個的討回公道。」



秦冰穿上衣服,『刷』的一聲,躍上屋頂,在衆目睽睽之下,消失了。



所有的賓客,不聲不響,帶著自己的隨身行李,離開了『震遠镖局』。



大院之中,留下了一個奄奄一息的杜峰。



沒人理會他。



他或許可以保住性命,但他已經永遠地從江湖這個舞台上消失了……



人們口中再也不提『杜峰』一這個顯赫一時,威震黑白二道的名字。



人們現在常提到的便是『秦冰』。



這個索魂玉羅刹的大名響徹了大江南北,震撼了黑白二道。



人們好奇的追蹤著她複仇的蹤迹……



不久之後,傳來了骠騎將軍趙毅在大漠的軍營中被人閹割,人們立刻知道,趙毅就是當年和杜峰一起輪奸秦冰的六個人之一。



剩下的五個人呢?



不久之後,消息陸續傳來:



八十萬禁軍教頭曾偉,居然在皇宮之內,當著衆禁軍面前被秦冰閹割。



金錢幫主俞長風在全幫大會上,當看衆多弟子,也被閹割了。



云南首富朱百萬,在和其他夥伴做生意的時候,也被閹割了。



龍武山的白云道長,在一次掌門人大會上,也被閹割了。



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



已經被閹的六人,全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已經轟動綠林。



「現在,下一個是誰呢?」



人們紛紛議論著,甚至有的打賭著。



這就好像一出很好看的戲,現在已經到了尾聲的高潮。



這第七個人,便是高潮的主角。



他到底是誰呢?是朝中的大官,還是江湖的大俠?或者只是一個平民?



這個很有趣的話題,瘋魔了整個社會。大家簡直迷了下去。



終於,有一天,人們知道,秦冰來到杭州。



美麗如畫的西湖,現在,秦冰乘坐一艘船,來到西湖上的一個小島。



她仍帶著那把生 的鐵劍。



很明顯,她是來找第七個人的。



小島?這個消息立刻轟動了全杭州城,很多人紛紛來到小島上的一片綠茵,兩個即將決斗的人,面對面站看,各持一劍。



跟前面一六個人一樣,秦冰如果獲勝,她仍將用盡手段來刺激對手,引誘他噴射,然後將他閹割,大家都很熟悉了。



但是,秦冰的這個對手卻令人大吃一驚,感到不可思議。



因爲這個對手竟然是個和尚。



一個老和尚。



一個道行高深的老和尚。



他就是靈隱寺的高僧法住大師。



圍觀的人們都悄悄私語。



「想不到德高望重的法住大師,竟然也是輪奸集團的流氓。」



「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



「話也不能這麽說,也許法住大師是被冤枉的。」



聽了這話,法住大師面向圍觀的人群,大聲地說:「秦冰並沒有冤枉我!」



此語一出,全場皆驚。



「老納年輕時,的確是個采花大盜,後來悔過,這才削發爲僧。」



法住大師如此坦率,毫不隱瞞自己罪行,也令秦冰感到意外。



「法住大師,念你如此坦率,我放你一馬,如果你自行閹割,我就免去羞辱你。」



法住大師冷笑一聲:「我雖然罪有應得,但是,閹割這種刑法,卻是一種可恥和羞辱,我絕對無法接受。」



秦冰大怒:「敬酒不吃吃罰酒,好,我就讓你 一 羞辱!」



話音剛落,秦冰一挺鐵劍,便撲上去,展開狂風暴雨的攻擊。



法住大師也是個武林高手,揮著鐵劍,迎戰秦冰,拚個你死我活。



雙方激戰一百回台之後,兩個人之中,又有一個人倒下了。



他就是法住大師。



大師忿忿不平:「我現在明白,爲甚麽你用一把生了 的鐵劍,卻可以百戰百勝,因爲在這些鐵 之中,包含著毒藥,對手一吸入鐵 微粒,便喪失內力。而你口中含著解藥,自然相安無事。」



秦冰微微一笑:「不愧是個大師,我是來複仇的,不是和你切磋武功,本來就不必講甚麽公平。」



秦冰說看,一指點中法住大師的穴道。



然後,她像往常一樣,嫣然一笑,當著大家的面,伸手解開自己的衣帶……



衣裳滑了下來,露出白嫩的乳峰……



纖細圓滑的腰肢……



修長的大腿,夾著一叢黑毛……



觀看的人都是男人,看到這樣美貌誘人的胴體,頓時心跳加速……



法住大師卻閉上了眼睛,他知道秦冰是個美女,但只要自己不動心,不勃起,不射精,秦冰就會遵守話言,放他一條生路。



人都是不想死的,和尚也不例外。



秦冰蹲了下來,替法住大師脫去衣服……



任由性器被對手玩弄。



沒一會兒功夫,法住大師便全身赤裸了……



秦冰的手開始活動起來……



一上一下,用力握著,捏著……



法住大師穴道被制,無法運起真氣,只好任由自己的性器被秦冰玩弄……



前面六個男人都過不了這一關,摸著摸著就勃起,然後禁不住就射精,因爲他們都是男人。



但法住大師就不同了。



他長期念經修佛,即使不要運起內功,也可以心如止水!



秦冰握看他的肉具,套動了很久,發現它還是軟綿綿的,沒有生氣。



秦冰暗暗吃了一骛,被閹割的六個男人,經過她的手一摸之下,無不勃起。



「今天晚上,碰到勁敵了。」



奏冰又改變了手法,十指並用……



彷佛彈琴,彷佛按箫……



或快或慢,或輕或重……



法住大師感覺到了,陽具上傳來了一種奇妙的感覺,有點麻……



他嚇了一跳,更加澄清自己的思想,進入入定的境界,壓仰欲望……



秦冰十指忙碌了半天,法住大師的陽具依然故我,垂頭喪氣……。



「好一個法住!」



秦冰不敢怠慢,她腑下身,張開紅豔豔的櫻桃小嘴,一口含住了它,法住雖然閉著眼睛,卸也感覺到了。



一股暖暖的濕濕的惑覺……



紅唇親熱地含吮……



舌頭輕輕地挑撥著……



法住大師忍不住一陣心旌搖晃……



「不好!」



他暗暗叫苦,趕緊念起了『波羅密多心經』。



在地的肉棍子上,凝聚著兩種力量的斗爭。



一種是肉體上的巨大誘惑,刺激看他最敏感部位的神經……



另一種是數十年修養的精神食糧,拚命壓抑看內心深虛的欲望……



秦冰的口緊緊地含看……



她用力吸吮看……



她的雙手也同時在法住大師胯下活動著……法住大師的心跳加速了……



他的呼吸加粗了……。



秦冰的口中就感覺到那股變化……



「快了!這老和尚忍不住了……!」



她加重、加快、加緊……



法住大師額上全是汗珠,面色蒼白……



沒想到自己數十年的修行,居然抵擋不住一位少女的誘惑……



「這是死亡的誘惑!」



他的理智在警告自己的肉體。



但是,肉體像個叛逆的孩子,不聽,不管,自己發展著。



膨脹出現了,一點、一點……由一點的。



秦冰暗喜,小口更加賣力吞吐著。



法住大駭,拚命克制……



變了,變粗了,變硬了……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話說秦冰和法住大師,正用最親蜜的方式,進行一場生死決斗……



秦冰的紅唇,火熱、滾燙……



她的舌頭快速、靈活……



法住大師發現,自己數十年的修行,居然抵擋不住秦冰的誘惑……



膨脹,彷佛饅頭浸在水中……



變硬,彷佛饅頭曬乾了……



發熱,彷佛饅頭塞入蒸籠……



一陣前所未有的快感……



法住大師的呼吸變得短促了……



心在加速跳動……



秦冰心中暗喜,看來,這個道行高深的老僧,也並不是那麽厲害。



她吐出了法住大師的陽具……



她的嘴自沾滿了唾液……



她用手抹去嘴角的唾液,望著法住大師堅挺硬也的寶貝,不由得冷笑……



她站了起來,胸前雙丸顫動……



法住大師急忙閉上了眼睛。



這具女性的胴體,實在太可怕了!



秦冰跨了上去,騎在法住大師的裸體上。



她開始上下套動起來……



這個口比上面那個口更可怕……



肌肉和肌肉緊緊接觸,磨擦……



每一下,都産生了癢的感覺。



每一下,都産生了麻的感覺。



法住大師突然發現,自己的肉體,竟然有那麽多的感覺……



地也吃驚地發現,秦冰一上一下的簡單的動作,卻産生了最複雜的感應……



男人的肌肉再怎麽互相磨擦也毫無感覺。但是,男人的肌肉一和女人的肌肉互相磨擦,便産生了無比奇妙的快感……



「女人的肉體,到底是甚麽東西做的呢?」



法住大師忍不住暗想。



秦冰很有耐性地一上一下……



簡單的重複動作,每一下,都提升到尖端的頂點,每一下,都套到根部……



簡單的重複動作,産生的刺激卻不簡單,也不是重複,而是加倍的刺激……



法住大師心中一陣恐懼……



他急念起了『大乘佛經』。



『大乘佛經』也是佛門一種至高的佛經。法住大師數十年的研習,自然可以倒背如流。



對別人來說,誦經可能是一種枯燥而又無聊的事情。



但是,對法住大師來說,佛經已經和他的生命融爲一體。



因此,現在的他,雖然全身穴道被制,無法運用內功。但是,一誦起『大乘佛經』來,頓時心如止水,



萬念俱灰,毫無雜念。



本來那種淫欲的沖動,現在漸漸平靜下來,绉於和緩、甯靜……



雖然他的陽具仍然直立著。



但是,內心卻空澄無物。



這真是一個奇妙的現象,肉體和內心背道而馳,



淫欲和道德共存在一個人身上。



秦冰仍然一上一下套動看……



法住大師卻已經不怕了,『大乘佛經』給了他防身的武器。



這是佛祖和魔女的斗爭。



秦冰也發現不妙了。



她那夾著的東西,本來是滾燙的。



現在,卸是冰冷的,好像一根木棍。



女性的肉體是最敏感的。秦冰馬上感覺到,法住和尚的確是個很強對手,她不由暗中叫苦:



「我小看和尚了。」



是的,她所懲罰的六個仇人,都是普通的人,穴道一制,內力一失,就無法抵禦性欲的引誘。



但是,法住大師卻是個和尚!



和尚平日就是靠念經來求得內心的解脫,根本就不需要內功。



尤其是像法住大師,年青出家,念經念了幾十年,造詣已臻化境。



他根本不用內功,就可以求得內心的平靜,擺脫性欲的誘惑。



秦冰心中著急:「加果不能使得老和尚發 ,我可怎麽下台呢?」



不過,秦冰在日本學習忍術的時侯,特別在性愛的技巧下了功夫。



她不慌不忙,加快了套動的速度……



她也悄悄收縮了陰道肌肉……



磨擦加劇了……



性的刺激加劇了……



淫欲的刺激加劇了……



她的面上浮現出紅漲……



圓圓的大眼睛飽含著挑逗……



鼻孔中哼出了撩人心肺的呻吟……



白白的肉體柔軟地扭動了……



胸前的雙乳像兩個木瓜,劇烈晃動……



這種極端淫蕩的表現,實在比妓女還大膽,周圍圍觀的男人們,一個個垂涎三尺,貪婪地望著秦冰……



有些定力不夠的年輕人,早已悄悄射在褲內……



法住大師也受到了挑戰。



他的陽具被秦冰的嫩肉緊緊包裹著,更緊、更貼、更加磨擦……



不知不覺,他的陽具又更加膨脹。



膨脹了一倍……



膨脹了兩倍……



膨脹的速度,使得法住大師也感到不可思議。他不禁有些手足無措了……



『大乘佛經』居然失去了作用,更糟糕的是,『大乘佛經』本來像一道閘門,閘住了洶湧的性欲的洪水正是因爲有這道閘門,他才暫時得到內心的平靜和解脫。



但是,現在在秦冰新一輪的攻勢之下,這道閘門不知不覺崩潰了。



閘門一潰,積壓的洪水一下子沖出……



性欲的洪水更加凶猛……



它掩蓋了道德,淹蓋了理智……



法往大師感到全身都沈浸在無比的暢快中,飄飄然彷佛成仙……



陽具仍在膨脹……



磨擦仍在加劇……



這種磨擦,不僅給法住大師帶來了快感,也給秦冰自己帶來了快感。



這是她在對付七個仇人之中,唯一有一個令她産生快感的男人!



「我怎麽啦?這是仇人啊!」



是的。秦冰雖然采用最下流的方式來複仇,卻從來沒産生淫欲。



但是,偏偏在對付這個老和尚的時侯,莫名其妙地産生了快感。



這是因爲法住大師的陽具太特別了。



它本來很小,比別人小。硬起來的時候,也不大。



但是,在『大乘佛經』失效之後,它卻神奇地膨脹超來,一倍、兩倍……



現在,它充滿著秦冰的肉體……



滿滿的、飽飽的、充實的……



現在,秦冰的每一下摩擦,都給自己帶來無比強烈的刺激……



她全身每一個毛孔都浸滿暢快的感覺……



她閉著眼睛,充分地享受著……



腰肢更有力地晃動……



胸前雙乳晃得更厲害了……



「啊……啊……」



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這是歡快的呼叫……



「啊……啊……」



這是法住大師的呼叫……



他也是歡快地呼叫……



現在,秦冰的腦子里已經沒有複仇的怒火了……



她有的只是享受的念頭……



法住大師的腦子里也沒有『大乘佛經』了。



他有的只是享受的念頭……



秦冰動得更急……



她突然俯下身子,雙手抱著法住大師的頭……



她的紅唇貼了下去……



她緊緊地吻看法住的嘴……



舌頭舐看舌頭……



嘴唇吻看嘴唇……



甜蜜的感覺由口中一直甜到心中……



「啊……啊……」



秦冰頭發蓬松……



粉面紅漲,彷佛抹上千層胭脂……



法住大師全身酥麻……



他已經失去了抵抗力……



「我……要……射……了……!」



不要誤會,說這句話的,不是法住大師,而是采取主動的秦冰!



她已經到達高潮了!



她也像男人一樣,感受到放射的沖動!



秦冰情不自禁呻吟著……



陰道的肌肉猛烈收縮……



她全耳虛脫……



她丟了……



她瘋狂地吻著……



陰道的瘋狂感覺,也傳給了法住的陽具。



陽具也感受到高潮……



它再次膨脹……



洪水洶湧奔來……



「我不行了!」



法住呻吟。



「我也要射了!」



這一次,終於輪到法住大叫了!



雖然一射出來就是死。他已經顧不得了!



享受要緊!死算得了甚麽!



「啊……!」



法住大叫!



他放射了!



「啊!你燙得我花心好麻!」



秦冰也忍不住大叫!



法住癱軟了,低低喘息。



周圍的人都松了一口氣,一切都跟前六人一樣,男人還是輸了!



法住大師要被閹割了!



裸體的秦冰站了起來,面向周圍看熱鬧的男人說:「我本來是來報仇的,但是法住大師給了我生平最大的快樂,現在,我不再傷害他了,我願意一輩子服侍他!」



周圍的人一陣驚訝。



法住大師也站了起來,向衆人說:「我入佛門六十年,今天才 到性愛滋味。我不再當傻瓜了,我要還俗,我要娶秦冰爲妻,享受我們的下半生!」



在衆人的鼓掌祝賀中,法住大師和秦冰手挽手,化仇敵爲愛情,享受他們的性愛去了。